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美好的约定

2018-01-29 17:17:51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搬完家,没用的东西,整理出一大堆,全放在楼下的贮藏室里,碍手碍脚的,真烦5~3~故~事~网
  
  周末的早晨,还在梦中,听到有人在楼下喊:“收废品喽!”好不容易睡个懒觉,翻个身,又睡去。心想,反正收废品的还会来,再等等。
  
  不料,一连好几天,收废品的人,却再也没有来。每天进进出出,在一堆没用的报纸和箱子之间,挤来挤去,别扭透了。
  
  那天,上街买菜,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中年男子,正在路边的店铺收购旧纸箱,我赶快上前询问:“你上门收购吗?能不能跟我跑一趟?”男子笑笑:“行呀!等我收拾好就跟你走!”忽然,他像想起了什么,又问:“你住哪个小区?”
  
  我用手指指前方:“就在前面那个小区来源www.55555333.cc。”不料,男子立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去了!”“真奇怪,有钱不赚?”我不解地问。男子只是微笑着摇头,不再说什么。更奇怪的,接下来的几天,我又遇到两个收购废品的,只要提到小区的位置,他们同样摇头拒绝。在我再三地追问下,终于有一个人透露说:“那是疯婆子的地盘,我们可不能跟她抢生意!”
  
  疯婆子,何许人也?居然能吓退这么多同行?依稀记起来,周末那天,在楼下吆喝的,正是女高音。我的好奇心,越发强烈起来原文55555333.cc。终于又等到周末,上午8点左右,听到有人在楼下吆喝收废品,我飞速下楼,想要一睹“疯婆子”的真面目。
  
  让我大失所望的是,疯婆子半点也不凶,更没有想像中的彪悍,她年约50多岁,人很瘦弱,笑眯眯的表情,说话也和风细雨。就在我整理废品时,看到邻居们仿佛约好了一般,纷纷下楼,将没用的东西全拎出来。
  
  住在楼下的刘婶,给我的印象,是相当小气的那种人。有好几次,我曾看到她为了几毛钱和卖菜的小贩斤斤计较兴仔文学网。奇怪的是,今天的她,在卖废品时,一反常态,不仅没有计较价格,有些东西简直是半卖半送。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惊讶,刘婶悄声说:“你不认识疯婆子吧?她和我娘家是一个村子里的,命好苦!丈夫外出打工,出了事故,一直瘫痪在床上。一双儿女都要上学,家里全靠她一人支撑,每天起早贪黑种地,农闲时还要做点小生意。一次,丈夫生病,家里的房子漏雨。她急火攻心,昏厥过去,再醒来,居然开始胡言乱语,疯疯癫癫5+5+5+5+5+3+3+3+c+c
  
  村里人看她实在可怜,就凑钱买了辆旧三轮车,让她进城收废品,虽然累,总比死守着两亩薄田要好一些。她因为要照顾生病的丈夫,不敢离家太远,就在公园附近这几个小区转,最开始,还有同行抢生意,了解到她的故事之后,他们就有了一个悄悄的约定,谁也不许到疯婆子的地盘上去!
  
  还有,咱们小区里的人,只要家里有了废品,都会给疯婆子留着,就算她一周只来一次,也要等着。日子好过一些了,她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少,竟再也不疯了呢!
  
  刘婶笑着上楼去了。我转身,又搜集了一摞旧书报,趁疯婆子忙着称邻居家的东西,悄悄放到了她的三轮车上。
  
  从此,我家所有的废品,都分类整理好,整整齐齐堆放着,每天进进出出时,却不再感到碍事,心情却多了几分愉悦推荐55555333.cc。因为,我和邻居们一样,开始悄悄遵守一份美好的约定。

编辑推荐:
>>> 眼盲心不盲
>>> 吃出瘦和美
>>> 世界最怪异的十个节日
>>> 成长是与不够优秀的自己和解
>>> 换个方式看西方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牛和我们回忆中的生活

    有谁能像我母亲一样把养牛这件事融入自己一生的光阴之中呢?并把这充满了各种各样牛的故事牛的生活慢慢揉进我们的生命。我们喝着牛奶长大,看着一头头鲜活的小生命诞生、成长,又眼见它们一个个地离开我们。这种种的生命回转往复成了我们童年的背景,而这样的生活早已离我们远去!家里的第一头牛是姥爷送给母亲结婚时的陪嫁,姐叫它“莫库沁”,那是一头聪明绝顶的母牛,姐因此而写了一篇小说叫《母牛莫库沁的故事》。家里的最后一

  • 夕阳的天空

    澄碧得如一汪湖水。远天依旧飘浮着刚刚逝去的灰云。天空,我读着它的名字,语气轻轻。喜欢清晨浅蓝的天空,迷恋晌午深蓝的天空,忘不掉“純蓝的秋叶飘飞着”的梦幻天空。时光在这里老去,那些“舍不得,忘不掉”从指间悄然离去,唯一被我保存在掌心的,是夕阳下橙黄的天空。夕阳西下,世界被泼上一层暖色,一切都成迷人的橘红,美得比一场五彩缤纷的梦更令人着迷。寂寞的花草,浅吟低唱,仿佛红袖轻舒,朦胧的香味在琥珀色透明的光

  • 遇见你,好幸运

    青春花落,我们等待下一场绽放;人来人往,你是否还在我身旁,或已漂泊远方。期望彼此的旅程不是反方向。银河里有那么多恒星系,太阳系里有那么多星球,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颗星球上。地球上有数不清的国家,中国有数十个省,浙江有许多类似的小县城,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座城镇,仰望同一方天幕,感谢同一阵鸟语花香。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虽然这句话很俗,但能瞬间震动我们柔软的心弦。世界上白人黑人

  • 像白云一样奔跑

    纲子是我的前同事,同是石油工程专业毕业,但他打心底不太喜欢与专业相关的工作。海滨之城的盛夏炎热,当时我们还都在单位提供的宿舍楼居住,附近的公园在夜晚经常举办各种消夏活动,但很少见到纲子的身影。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后便开启了“学习模式”,天天在学习,学会计、英语、建造师……去年夏天,纲子在辞职前就落实好了老家那边的工作,问到新单位看中他的地方,纲子回答说:“一级建造师证书、会计从业资格

  • 那些想起就鼻酸的小事儿

    入职之前,单位要求交体检证明。初来深圳,体检是预算以外的花销,我拖了又拖,还是没有拖过去。于是去了很偏远的一家医院,倒了三次地铁,外加坐了两次公交车。上午抽血,下午才能拿报告。我一天的时间都在路上,吹着与季节“同流合污”的空调,看着重复的毫无新意的广告。晕车到昏昏欲睡的时候,姐姐发来短信。她说:你姐夫出差的时候,买了几袋薯片,走的时候没有全部带走,我在茶几上看到就顺手放进了门口的抽屉,想着你爱吃,

  • 青春扬尘,十年一刻

    潘云贵:温和如植物的90后学长,又如海底孤独的鲸,常在旧时光中与从前的自己碰面。对于未来,心存光亮,觉得时间会眷顾愚笨但努力的人。Hey,睡了吗?此刻我在深夜的台灯下给你写信,窗外气温27℃,有人把车停在楼下,我听到车上控制门锁发出一声清脆的滴答,夜晚突然变得温柔。我一直是个笨拙的人,至今还没有学会开车,也不知道怎样住进一个女孩心里,整天爱做梦,是个糊涂鬼,没有成为大人们眼中的“同类”。对此,我深

  • 骆驼与雨季

    雨滴落在空漠的时间之弦上,激起久远之音,层层剥落了心间的锈迹。恍然间,我感到生命里有一种难以泯灭的怅惘,一种羞惭,它们像雨滴,会滴向另一个秋天同样孤寂的窗外。我感到死亡是一片辽阔的土地,没有人能够洞悉。当一位老师行将辞世时,我曾这样对他说。这固然是无以为助的安慰,却难道不是真实吗?骆驼行进着,没有人知道它们曾见过怎样辽远的事物。不久前在我居住的江南小镇上,当再次见到骆驼时,依然有什么唤起了记忆,它

  • 一个画家和他笔下不朽的故乡

    我第一次见到夏加尔的真迹,是在2006年。那一年的春天,我在纽约的现代美术馆,看到了他的油画《生日》。那画是那样的熟悉,早已经司空见惯,因为在孩子几次搬家的房间里,一直挂着和这幅画一般大小的印刷品。第一次见到真画,特别是在灯光闪烁迷离的展室里,四周涌动着如潮的参观者,和在家中看到的印刷品,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就像同样一支乐曲,在音响中听和在音乐厅里听,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窄小的房间里,零散的食物还残

  • 不肯多写一个字

    周有光先生撰写的《语文闲谈》是一部介绍语文知识的趣味性读物。一天,朋友老李来访,一番寒暄后周有光起身去泡茶,老李拿起桌上的草稿看起来。最初的一份草稿大约有400字,上面用笔删去了很多;第二份草稿上的字数一下子缩减至200多字,但也是改了又改;到了第三份草稿上,只剩下几十个字了。看到这里,老李饶有兴致地读了起来。最后,他忍不住点头评价道:“行文短小,通篇没有废话。结尾戛然而止,似乎很突兀,细细品来却

  • 一片叶子下的生活

    如果我们要求不高,那么一小洼水边,一块土下,一个浅浅的牛蹄窝里,都能安排好一生的日子。针尖小的一丝阳光暖热身子,头发细的一丝清风,让我们凉爽半个下午。我们不要家具,不要床,困了你睡在我身上,我睡在一粒发芽的草籽上,梦中我们被手掌一样的蓓蕾捧起,越举越高,醒来时就到了夏天。扇扇双翅,我要到花花绿绿的田野转一趟。在一朵叫紫胭的花上你睡午觉,一朵叫红媚的花儿在头顶撑开凉棚,谁也不惊动你,紫色花粉沾满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