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流浪汉拿出自己的3英镑

2018-01-29 17:44:25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22岁的本森是英国中央兰开夏大学的一名女学生,不久前的一天晚上,她在街上突然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连搭车回家的钱也没有5~5~5~5~5~3~3~3~c~c。一位流浪汉发现了她的窘境,当即掏空了他自己身上所有的钱——3英镑递给本森,这3英镑足够让本森搭出租车回家了。然而,本森没有接他的钱,自己徒步回家了5.3.故.事.网
  
  那天晚上回家以后,本森一直为那位流浪汉的善意所感动,并开始设法去寻找那位她现在称为“无家可归的英雄”的人。在寻找的过程中,她得知这位流浪汉名叫罗比,还听说了他做的其他好事——比如将自己的围巾送给受冷的人,归还捡到的钱包……
  
  本森在她的脸谱网页上写道,“虽然我没拿他的钱,但他的善意却让我很受感动5 3 故 事 网。这样一个平日不被人注意的人,却保持着善心,实在非常难得。他已经流落街头7个月了,他想重新振作起来,但因为没有固定的住处,一直找不到工作www.55555333.cc。”
  
  本森在脸谱网上发起了为罗比捐款的倡议,并到街上募捐,短短几天就收到了2。8万英镑推荐55555333.cc。除了能够让罗比有个栖身之所外,剩余的钱,本森全部捐给了当地的施粥场和食物银行。
  
  本森说:“我们原本是想改变一个人的生活,现在却可改善数十人的生活,之前完全没有想到,不是吗?”

编辑推荐:
>>> 剩男猎女之诫律电影
>>> 救命的戏法
>>> 闻着书香入眠
>>> 自己就是自己的救世主
>>> 什么是真正的“国际化”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母亲的花田

    春暖花开,绿遍山原。母亲从房子里出来,心有所感,开始干了起来。房子四周是一大片荒草地。翻新过后,她种下一粒粒瓜子。过了几日,土里长出了嫩嫩的芽。翠绿翠绿的,充满了生命的欢喜。除了工作和种地,母亲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可是,儿子变了,变得并不领情了。往常,母亲回到家,他总会立刻扑进母亲怀里,欢快地叫嚷着。可是,自从发生变故后,他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每天从早到晚,他只是呆呆地坐在墙角,什么

  • 惟岁月不可负

    “静”字,从青,从争,“青”意为蓝色,“争”指两人抢夺一件物品。“青”与“争”联合起来表示他们去抢夺天蓝色,而自己扬起头来去看天空的蓝色了。有句话是: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其实,这些美都是在安静的时刻才会呈现的。你有留意过这样的美吗?一朵不为人知的花儿,在路边悄然绽放着,在寂静中诠释着生命的美好。花的旁边,有一棵小草,它没有树那么高大,也没有花儿的姿态那么美,但她同样也在静默中努

  • 牛和我们回忆中的生活

    有谁能像我母亲一样把养牛这件事融入自己一生的光阴之中呢?并把这充满了各种各样牛的故事牛的生活慢慢揉进我们的生命。我们喝着牛奶长大,看着一头头鲜活的小生命诞生、成长,又眼见它们一个个地离开我们。这种种的生命回转往复成了我们童年的背景,而这样的生活早已离我们远去!家里的第一头牛是姥爷送给母亲结婚时的陪嫁,姐叫它“莫库沁”,那是一头聪明绝顶的母牛,姐因此而写了一篇小说叫《母牛莫库沁的故事》。家里的最后一

  • 夕阳的天空

    澄碧得如一汪湖水。远天依旧飘浮着刚刚逝去的灰云。天空,我读着它的名字,语气轻轻。喜欢清晨浅蓝的天空,迷恋晌午深蓝的天空,忘不掉“純蓝的秋叶飘飞着”的梦幻天空。时光在这里老去,那些“舍不得,忘不掉”从指间悄然离去,唯一被我保存在掌心的,是夕阳下橙黄的天空。夕阳西下,世界被泼上一层暖色,一切都成迷人的橘红,美得比一场五彩缤纷的梦更令人着迷。寂寞的花草,浅吟低唱,仿佛红袖轻舒,朦胧的香味在琥珀色透明的光

  • 遇见你,好幸运

    青春花落,我们等待下一场绽放;人来人往,你是否还在我身旁,或已漂泊远方。期望彼此的旅程不是反方向。银河里有那么多恒星系,太阳系里有那么多星球,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颗星球上。地球上有数不清的国家,中国有数十个省,浙江有许多类似的小县城,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座城镇,仰望同一方天幕,感谢同一阵鸟语花香。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虽然这句话很俗,但能瞬间震动我们柔软的心弦。世界上白人黑人

  • 像白云一样奔跑

    纲子是我的前同事,同是石油工程专业毕业,但他打心底不太喜欢与专业相关的工作。海滨之城的盛夏炎热,当时我们还都在单位提供的宿舍楼居住,附近的公园在夜晚经常举办各种消夏活动,但很少见到纲子的身影。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后便开启了“学习模式”,天天在学习,学会计、英语、建造师……去年夏天,纲子在辞职前就落实好了老家那边的工作,问到新单位看中他的地方,纲子回答说:“一级建造师证书、会计从业资格

  • 那些想起就鼻酸的小事儿

    入职之前,单位要求交体检证明。初来深圳,体检是预算以外的花销,我拖了又拖,还是没有拖过去。于是去了很偏远的一家医院,倒了三次地铁,外加坐了两次公交车。上午抽血,下午才能拿报告。我一天的时间都在路上,吹着与季节“同流合污”的空调,看着重复的毫无新意的广告。晕车到昏昏欲睡的时候,姐姐发来短信。她说:你姐夫出差的时候,买了几袋薯片,走的时候没有全部带走,我在茶几上看到就顺手放进了门口的抽屉,想着你爱吃,

  • 青春扬尘,十年一刻

    潘云贵:温和如植物的90后学长,又如海底孤独的鲸,常在旧时光中与从前的自己碰面。对于未来,心存光亮,觉得时间会眷顾愚笨但努力的人。Hey,睡了吗?此刻我在深夜的台灯下给你写信,窗外气温27℃,有人把车停在楼下,我听到车上控制门锁发出一声清脆的滴答,夜晚突然变得温柔。我一直是个笨拙的人,至今还没有学会开车,也不知道怎样住进一个女孩心里,整天爱做梦,是个糊涂鬼,没有成为大人们眼中的“同类”。对此,我深

  • 骆驼与雨季

    雨滴落在空漠的时间之弦上,激起久远之音,层层剥落了心间的锈迹。恍然间,我感到生命里有一种难以泯灭的怅惘,一种羞惭,它们像雨滴,会滴向另一个秋天同样孤寂的窗外。我感到死亡是一片辽阔的土地,没有人能够洞悉。当一位老师行将辞世时,我曾这样对他说。这固然是无以为助的安慰,却难道不是真实吗?骆驼行进着,没有人知道它们曾见过怎样辽远的事物。不久前在我居住的江南小镇上,当再次见到骆驼时,依然有什么唤起了记忆,它

  • 一个画家和他笔下不朽的故乡

    我第一次见到夏加尔的真迹,是在2006年。那一年的春天,我在纽约的现代美术馆,看到了他的油画《生日》。那画是那样的熟悉,早已经司空见惯,因为在孩子几次搬家的房间里,一直挂着和这幅画一般大小的印刷品。第一次见到真画,特别是在灯光闪烁迷离的展室里,四周涌动着如潮的参观者,和在家中看到的印刷品,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就像同样一支乐曲,在音响中听和在音乐厅里听,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窄小的房间里,零散的食物还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