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苑 > 正文

碎片化阅读才是人间正道

2018-01-29 17:44:27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沈嘉柯:著名作家、影评人与文化评论家5 3 故 事 网。中国新生代作家代表人物之一。主要作品有《平行塔》《那么一点点美好》《你配得上更好的35故事》等,入选2015年当当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榜。
  
  有一年世界读书日,在成都凯德天府商场开新书发布会,当地媒体问我,怎么看待现在碎片化阅读。
  
  我说,我特别支持特别赞同碎片化阅读。这些年,碎片化阅读被污名化得太厉害了。
  
  因为手机电脑普及后,其实让更多本来不怎么阅读的人,也开始阅读了。人的阅读需求,是分阶段的。先是容易消化的,再啃骨头。
  
  先看零敲碎打有趣好玩的,入门了,被深深地吸引了,然后胃口被吊起来,自然忍不住去深入阅读,想搞清楚深层次的东西。
  
  这就跟我们逛街,路过蛋糕店,店员邀请你试吃一样。对胃口,喜欢吃的东西,我们试吃了,就忍不住长年累月开始购买。
  
  那天围绕我的新书发布会,还有一个辩论活动,我们应该选择碎片化阅读(也叫快餐式阅读),还是深度有体系的阅读呢?
  
  在那个辩论赛上,我是评委,我选了支持碎片化阅读。
  
  我跟李泽鹏带队的对方辩论队说,我特别希望你们打败我们这队,因为我是以出版实体书为生的作家,你们赢了,就说明都会去支持买书,进行全书的阅读,而不是手机上看个零碎片段,挑几个喜欢的段落句子发发微博,根本不买书了5~5~5~5~5~3~3~3~c~c
  
  碎片化阅读有个要区分的重点。
  
  什么是碎片化?到底是指利用零敲碎打的时间呢,还是只看零碎的文章?
  
  举例,在地铁上十分钟看几千个字。陆陆续续看个十几天,看完了一本书。这属于碎片化阅读还是完整阅读?
  
  所以大家所说的碎片化阅读,更倾向于指的是零敲碎打看一点内容。看过的碎片,无法在最后组成一个整体。
  
  那唐诗宋词怎么办?本来就只有几十个字,再怎么阅读,也就几分钟。坐公交车瞟两眼就能读一遍,在地铁上看一遍,也就是坐一站的时间。少年时代十几分钟背下来,中年以后有35故事阅历了,几分钟领悟了,这算什么阅读呢?
  
  现在很多手机阅读,一两千字,本来就已经是完整文章,完整的体系了。我觉得这才是重点。
  
  我还要告诉大家一个事实,信息传播是和技术密切联系的。因为有了印刷技术发展,才会冒出单行本,有了那么多纸书。因为有了杂志,才有那么多短篇小说。因为有了手机,才会千字文流行来源www.55555333.cc
  
  18、19世纪的作者特别爱写大部头,厚得砸死人,是因为一本书需要那么多字,书商才好定价卖给读者。很多欧洲国家的大文豪直言不讳,字越多,稿费越多。字多了,书才厚,定价高,版税才高。字多了,读者才能慢慢看打发时间,买到觉得赚到了。
  
  就好像金庸小说的连载,是为了帮助《明报》的销量。故事拖得越长,报纸越好卖。这跟今天的起点网文模式是一回事。只不过金庸知识渊博文笔好,有思想有文化,故事写得很高级。
  
  过去的时代没什么娱乐消遣,看书就是最大的娱乐消遣。一本厚砖头小说,环境描写可以几万字,心理描写十几页。普鲁斯特那套“臭名昭著”的《追忆似水年华》就是典型例子,据说畅销全世界百年,至今看完全书的没多少人。这书也一直是文青显摆利器。
  
  有个真相完全可以直接戳破——如果不是为了稿酬版税,作家们完全可以不写那么长、那么多字原文www.55555333.cc。如果不是为了评职称,面子好看,很多学者专家的书根本没必要出那么多那么厚。
  
  我真的被坑了很多次,我常常在网上买了一堆书,看书名非常有意思,拿到手发现才几十页,几千个字。
  
  有些几十万字的书,十万字就能說清楚,是作者自己话痨,不够精炼。有些十万字的书,其实几千字就能说清楚。
  
  阅读本身,也是因人而异的事情。你觉得一本书看完很好,很体系化,但是我要是就喜欢其中一小部分,只爱看那一小部分,只有那一小部分对我有用,我干嘛浪费时间看完全书?
  
  我自己就是出书的老司机,做杂志编辑工作很多年,对书这种东西太了解。
  
  说“碎片化阅读”不好,根本就是个很可疑的伪命题。
  
  你在手机上看的只言片语,也许跟你在电影里看的情节结合,造就了你的深度领悟全面观察。你在微博微信看的一篇博文,跟水果店老板问到的挑水果分辨知识结合,也许造就了你的生活品质的提高。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单一渠道获得信息,往往是多方面渠道获得的信息,融为一体。
  
  你在地铁上看一段电子书,一句温暖的话,也许就成为你失恋时候,对心灵的慰藉。你吸收的碎片,用在了你需要的时候,配合你个人领悟,那就是全部。坐高铁的时候看几页书,如果书好看,肯定能够吸引你读完5+3+故+事+网
  
  在有手机电脑智能阅读装备之前的年代,绝大多数人看书,其实也是很随意的。除非是为了考试和做研究,除非时间充足,书很精彩,长篇悬疑推理很勾人胃口,才会一口气看完。
  
  我自己看书就一个原则:风吹哪页读哪页。喜欢就看,不喜欢就丢开。
  
  正常的人性,正常的阅读,本来就是碎片式的。
  
  钱钟书看书都是边看边做笔记,什么书都看,这个看一点,那个看一点,不爱看的丢一边,慢慢积累的。何况我们寻常人?
  
  我把窗户纸再戳破一点,说句不要脸的话,就算现在的人不把那些时间花在碎片化阅读上,也不过是用到更多的吃喝玩乐上。
  
  只要你拿起手机阅读,只要你开始阅读,那就是阅读本身。积累到一定数量,珍珠就不只是串一条珍珠链了,而是珍珠海。
  
  手机之类电子设备上的碎片化阅读让本来不大阅读的人,也开始阅读了。降低了阅读门槛,带来的是各种奇妙的化学反应,甚至带来了跨界的创新。
  
  碎片化阅读,才是人间正道。

更多推荐:
>>> 我们都是聪明人
>>> 金钱,使人腐败?
>>> 新骗术:收到转账短信未必真收到钱
>>> 享受平淡的生活
>>> 美的待遇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任嘉伦:一个演员的奋斗史

    如果不是因为《大唐荣耀》中广平王这个角色,可能多数人还不认识这个叫作任嘉伦的演员。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任嘉伦在他35故事的28年之间都经历了什么。他梦想照进现实的过程,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奋斗史,这其中有你有我的影子。在他的35故事前十几年,他是一名努力的乒乓球运动员。但因为一次旧伤发作,他再也不能打乒乓球了。大哭一场后,他决定向演艺界发展。从2009年开始,他如同许多怀有梦想的大男孩一样,寻找着各种能

  • 赵又廷:在自己的世界自得其乐

    赵又廷出生在一个演艺家庭,父亲是著名演员赵树海。在家里他是老二,有个大他两岁的哥哥。他的哥哥有高智商也有高自尊,次次考试第一。赵又廷和哥哥恰好相反,聪明程度仿佛,但从不外露,考试成绩永远在10名左右,并且,从不给自己施压。5年级时移民加拿大,他更是如鱼得水地进入了一个新环境:生活节奏缓慢,竞争意识鲜有,他甚至养成了下课后就跑到海滩躺着放空的习惯。他打小就不准备成为哥哥那样的人。他说:“我从小就有一

  • 雷佳音:慢慢走就能踩住好运气

    “我以前是一个话剧演员,没人关心我在舞台下面是什么样的——即便我天天喝得烂醉、迟到。但是每当我站到舞台上以后,观众会起立为我鼓掌,我就会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牛的演员,我觉得自己很有尊严。”——雷佳音2017年,电视剧《白鹿原》《我的前半生》和电影《绣春刀2》的陆续上映,让演员雷佳音频频露脸。观众们惊讶地发现,虽然过往的小半生一直行走在“背”字上,但这个自称“八线演员”的人,却牢牢地踩住了运气。荧屏上

  • 富兰克林的聪明

    富兰克林总统年轻的时候,他把所有的积蓄,都投资在一家小印刷厂里。他很想获得为议会印文件的工作,可是出现了一个不利的情况。议会中有一个既有钱又能干的议员,却非常不喜欢富兰克林,还公开斥骂他。这种情形非常危险,因此,富兰克林决心使对方喜欢他。下面就是富兰克林自己叙述的经过:“听说他的图书室里藏有一本非常稀奇而特殊的书,我就给他一封便笺,表示我极欲一睹为快,请求他把那本书借给我几天,好让我仔细地阅读一遍

  • 作家蔡骏:我用17年时间演绎悬疑

    他从22岁时开始发表小说,至今已出版作品30余部,总销量突破1400万册,连续十几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最高畅销纪录;他多次登上福布斯作家富豪榜,被称为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他就是蔡骏。触电和网友打赌,制造出写作“病毒”和许多人一样,小时候的蔡骏有很多天马行空的职业设想——梦想成为考古学家,也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结果一个都没成真。在青春期的灰暗几年,他把自己关在图书馆里。大量的阅读让他慢慢发觉,汉语是

  • 原一平:价值百万美元的微笑

    向价值型员工进化的工匠精神。日本最伟大的推销大师,曾是“小流氓”,却拥有价值百万美金的笑容。他身高1米45,重50kg,却是日本保险行业最受人欢迎和尊敬的推销大师。连总理大臣,也只得过“五等旭日小缓勋章”。他竟被日本天皇授予“四等旭日小绶勋章”。“像爱自己那样爱别人”,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和评价。亚洲推销第一人提及销售行业的众多知名人物,许多可能都不为人所知。但人们一定会想到这位推销业亚洲第一人——

  • 张学良的幽禁岁月

    张学良喜欢钓鱼,也许有对自己当时的处境的理解:既逃不脱,也逃不得;既不能死,也不可死。就如同这天桥下的鱼儿一般。养鱼解闷,农民给鱼池挑水每担五角钱凤凰山位于沅陵城东,与沅水相傍,山顶凤凰寺,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寺也不大,也少见香客进香,幽禁岁月让张学良只能静心排解烦闷。他叫人将凤凰寺左一块平地辟为球场,临沅水北面陡峭的凤凰山边缘,整修了用红岩板砌成的一条蜿蜒直下江边的两华里长的石板路。以后张学良就常

  • 把家族成员清退出新东方

    1985年大学毕业,是我35故事中的一个新起点。这一年,我在北京大学修完了全部学业并且留校任教。不是因为我的成绩多么优秀才留校,而是当时北大公共英语迅速发展,师资严重缺乏,结果把我这个中英文水平都残缺不全的人留了下来。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发现周围的朋友们都失踪了,最后接到他们从海外发来的明信片,才知道他们已经登上了北美大陆。从1988年开始,我就被迫为了出国而努力学习,终于考过了TOEFL,又战胜了

  • 富兰克林的“调和术”

    1787年参加美国制宪会议时,富兰克林已是81岁高龄,是制宪代表中最年长的人,也是宾西法尼亚最高行政长官。当时的美国还是互不隶属的13个介于“国”与“州”之间的“邦”,制宪会议要决定美国的行政、立法、司法等国家权力机构等,会议很重要,所涉事项重大,会议期间各方意见尖锐交锋,吵得一塌糊涂,亏得有富兰克林居中调和,才使得会议没有散伙;否则的话,美国的建国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6月11日,在众议院的代表

  • 记忆中的那盏孤灯

    亦舒曾在金庸创办的《明报》当记者,除小说外,她还撰写散文和人物访谈稿,以笔名“衣莎贝”在金庸主编的《明报周刊》撰写专栏。她创作的《玫瑰的故事》曾被改编为电影,故事中就有金庸作品中人物的影子。如果说金庸有仗剑而歌、豪情侠义的胸怀,那么亦舒就有愤世嫉俗、悲天悯人的心地。一亦舒,原名倪亦舒,祖籍浙江镇海,1946年9月25日出生于上海,5岁时随父母到香港定居。亦舒从小就酷爱文艺,崇拜哥哥倪匡及其文友金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