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你无权过问我的长相

2018-01-29 18:12:00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记得有年在纽约上州突发奇想,我的佛学老师竟真的带我去庄园附近的农业学校,只因我说了:“想学果园管理!”一行人浩浩荡荡去参观校园,我被押着进入申请入学的办公室,开门的那间,强忍着喷薄而出的笑意,脑子一片混沌地听完入学条款,根本无法专注5~5~5~5~5~3~3~3~c~c
  
  注册官,头比我小,身体应该有我的十倍大,圆筒状。对不起,这画面让我笑了很多年,虽然心里不断责备自己的少见多怪。“世界上怎么有人长成这样啊?啊?啊?”
  
  进进出出纽约多年,除了给喂养我成长的百岁夫人祝寿,也刚好去探望滋养我心灵的老师。在这热热闹闹充塞各样人种的城市里,有匆忙而帅气的金融业者,有街头艺术家,有学历奇高的流浪汉,有亮闪奔跑中的莘莘学子,而在中央公园附近,则随时可以撞上耳熟能详的大明星。当然,第五大道时刻都挤满了成群结队的观光客,多半说着中文或俄罗斯语推荐55555333.cc。出租车司机,约半数以上来自印度或孟加拉国,车上播放的传统音乐,辨识度非常高。
  
  我经常站立街头动弹不得,即便是多年后。纽约市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一直翻腾着各色人种,而非拥挤巨大的高楼,或吃喝不尽的千百国度美食。这些奇妙的身形,与旗帜鲜明而坚定固执的传统服饰,带给我无限启发与解脱。
  
  你可以长得像墨汁一样黑,你可以胖成大滚筒,你的头发可以变成毛线球,你可以打翻颜料盘往自己身上撒泼,你当然也可以穿着摇曳生姿的大礼服,或裸裎并不均衡的三围,招摇过市,却并未引起侧目5~5~5~5~5~3~3~3~c~c。如果你够疯狂,像我朋友那样,直接包覆浴袍就上大街,也没人有兴趣置喙。在纽约,分秒开眼界。
  
  原来,不管长成什么样,你都可以把自己打扮得很欢乐,甚至很哀伤,无论如何,那都会变成一幅创意十足的景观,饱满而“盛气凌人”,先让自己痛快。
  
  小时候,长辈们喜欢对无力辩驳的孩子评头论足,鼻子太扁、额头太高、嘴太大、耳朵太开、头发稀松发黄、皮肤太黑,更糟糕的,总摆着一张臭脸。被批评成这样,还得给笑脸吗?于是,我长成了凶悍的德行,虽然也有人说我“其实长得很秀气”5 5 5 5 5 3 3 3 c c
  
  纽约街头奇形怪状(抱歉这么说)的身影,除了震撼性教育,简直是开启我闭塞的脑门,看见了世界的无限可能。
  
  從小被母亲责怪“穿得灰不溜秋像乞丐一样”遮遮掩掩的我,忽然色彩缤纷起来。解脱,解脱,大解脱,来自纽约的街头教育。我开始理解,为何许多亚洲人,尤其是被传统生活文化制约得最凶的日本人,无论如何都要赖在纽约。
  
  我终于学会了,无论我今天是啥德行,别评头论足5.5.5.5.5.3.3.3.c.c。我更学会了,对赞美你的人说谢谢或“闭嘴”,对挑剔你的人说“请离开我的视线”。只要我没光溜溜地上街妨碍风化,谁也管不着。当然,你有权拥有自己的“品位”,用在自己身上,别胡乱挥洒自家的“价值观”。

系统推荐:
>>> 揽月入怀听阮音
>>> 地下有鬼
>>> 我是你永远的姑娘
>>> 顺着缺口一路爬
>>> 那些59分教会我的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读书人和不读书的人,差别有多大

    读书的好处。当我们把一个不读书的人和一个读书的人的生活上差異比较一下,这一点便很容易明白。那个没有养成读书习惯的人,以时间和空间而言,是受着他眼前的世界禁锢的。他的生活是机械化的,刻板的;他只跟几个朋友和相识者接触谈话,他只看见他周遭发生的事情。他在这个监狱里是逃不出去的。可是当他拿起一本书的时候,他立刻走进一个不同的世界;如果那是一本好书,他便立刻接触到世界上一个最健谈的人。这个谈话者引导他前进

  • 碎片化阅读才是人间正道

    沈嘉柯:著名作家、影评人与文化评论家。中国新生代作家代表人物之一。主要作品有《平行塔》《那么一点点美好》《你配得上更好的35故事》等,入选2015年当当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榜。有一年世界读书日,在成都凯德天府商场开新书发布会,当地媒体问我,怎么看待现在碎片化阅读。我说,我特别支持特别赞同碎片化阅读。这些年,碎片化阅读被污名化得太厉害了。因为手机电脑普及后,其实让更多本来不怎么阅读的人,也开始阅读了。

  • 母亲的花田

    春暖花开,绿遍山原。母亲从房子里出来,心有所感,开始干了起来。房子四周是一大片荒草地。翻新过后,她种下一粒粒瓜子。过了几日,土里长出了嫩嫩的芽。翠绿翠绿的,充满了生命的欢喜。除了工作和种地,母亲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可是,儿子变了,变得并不领情了。往常,母亲回到家,他总会立刻扑进母亲怀里,欢快地叫嚷着。可是,自从发生变故后,他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每天从早到晚,他只是呆呆地坐在墙角,什么

  • 惟岁月不可负

    “静”字,从青,从争,“青”意为蓝色,“争”指两人抢夺一件物品。“青”与“争”联合起来表示他们去抢夺天蓝色,而自己扬起头来去看天空的蓝色了。有句话是: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其实,这些美都是在安静的时刻才会呈现的。你有留意过这样的美吗?一朵不为人知的花儿,在路边悄然绽放着,在寂静中诠释着生命的美好。花的旁边,有一棵小草,它没有树那么高大,也没有花儿的姿态那么美,但她同样也在静默中努

  • 牛和我们回忆中的生活

    有谁能像我母亲一样把养牛这件事融入自己一生的光阴之中呢?并把这充满了各种各样牛的故事牛的生活慢慢揉进我们的生命。我们喝着牛奶长大,看着一头头鲜活的小生命诞生、成长,又眼见它们一个个地离开我们。这种种的生命回转往复成了我们童年的背景,而这样的生活早已离我们远去!家里的第一头牛是姥爷送给母亲结婚时的陪嫁,姐叫它“莫库沁”,那是一头聪明绝顶的母牛,姐因此而写了一篇小说叫《母牛莫库沁的故事》。家里的最后一

  • 夕阳的天空

    澄碧得如一汪湖水。远天依旧飘浮着刚刚逝去的灰云。天空,我读着它的名字,语气轻轻。喜欢清晨浅蓝的天空,迷恋晌午深蓝的天空,忘不掉“純蓝的秋叶飘飞着”的梦幻天空。时光在这里老去,那些“舍不得,忘不掉”从指间悄然离去,唯一被我保存在掌心的,是夕阳下橙黄的天空。夕阳西下,世界被泼上一层暖色,一切都成迷人的橘红,美得比一场五彩缤纷的梦更令人着迷。寂寞的花草,浅吟低唱,仿佛红袖轻舒,朦胧的香味在琥珀色透明的光

  • 遇见你,好幸运

    青春花落,我们等待下一场绽放;人来人往,你是否还在我身旁,或已漂泊远方。期望彼此的旅程不是反方向。银河里有那么多恒星系,太阳系里有那么多星球,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颗星球上。地球上有数不清的国家,中国有数十个省,浙江有许多类似的小县城,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座城镇,仰望同一方天幕,感谢同一阵鸟语花香。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虽然这句话很俗,但能瞬间震动我们柔软的心弦。世界上白人黑人

  • 像白云一样奔跑

    纲子是我的前同事,同是石油工程专业毕业,但他打心底不太喜欢与专业相关的工作。海滨之城的盛夏炎热,当时我们还都在单位提供的宿舍楼居住,附近的公园在夜晚经常举办各种消夏活动,但很少见到纲子的身影。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后便开启了“学习模式”,天天在学习,学会计、英语、建造师……去年夏天,纲子在辞职前就落实好了老家那边的工作,问到新单位看中他的地方,纲子回答说:“一级建造师证书、会计从业资格

  • 那些想起就鼻酸的小事儿

    入职之前,单位要求交体检证明。初来深圳,体检是预算以外的花销,我拖了又拖,还是没有拖过去。于是去了很偏远的一家医院,倒了三次地铁,外加坐了两次公交车。上午抽血,下午才能拿报告。我一天的时间都在路上,吹着与季节“同流合污”的空调,看着重复的毫无新意的广告。晕车到昏昏欲睡的时候,姐姐发来短信。她说:你姐夫出差的时候,买了几袋薯片,走的时候没有全部带走,我在茶几上看到就顺手放进了门口的抽屉,想着你爱吃,

  • 青春扬尘,十年一刻

    潘云贵:温和如植物的90后学长,又如海底孤独的鲸,常在旧时光中与从前的自己碰面。对于未来,心存光亮,觉得时间会眷顾愚笨但努力的人。Hey,睡了吗?此刻我在深夜的台灯下给你写信,窗外气温27℃,有人把车停在楼下,我听到车上控制门锁发出一声清脆的滴答,夜晚突然变得温柔。我一直是个笨拙的人,至今还没有学会开车,也不知道怎样住进一个女孩心里,整天爱做梦,是个糊涂鬼,没有成为大人们眼中的“同类”。对此,我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