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长视窗 > 正文

为什么不能等那根玉米棒

2018-01-29 18:36:01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在电视里再度看到陈慧娴,掐指一算,帽子公主今年已经52岁了5.3.故.事.网
  
  依然爽朗毫无掩饰的大笑,一点也不淑女,却很青春,岁月流逝多年,她却还是那个唱《千千阙歌》《归来吧》《飘雪》的小女生,甜美动人。
  
  可能现在喜欢小鲜肉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陈慧娴是谁了,但是在90年代初的香港乐坛,陈慧娴绝对是超一线歌后。陈慧娴累计唱片销量达1000万张,创当时的销量之最。张学友在事业低迷期,陈慧娴拉他一把,同他合唱《爱和承诺》,张学友便一举摆脱瓶颈期,事业扶摇直上。
  
  从古到今似乎都有一个规律,一般事业成功的女性,爱情都让人唏嘘,让自己失落。陈慧娴也不例外,20岁时,陈慧娴认识了音乐制作人欧丁玉,因为音乐,他们有了共同的话题,因为共同的话题,彼此交心热恋55555333.cc
  
  欧丁玉对陈慧娴的事业不遗余力,成功地将陈慧娴推到了香港乐坛一线歌手的位置,陈慧娴也进入了她的事业巅峰期。
  
  在很多人眼里,这一对应该是郎才女貌,琴瑟和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两人产生分歧。陈慧娴要圆自己的留学梦,而欧丁玉却要稳定的家庭生活,两人最终还是放开彼此的手,背道而驰。
  
  从音乐中,可以看到陈慧娴对这段感情的眷念,她演唱了《孤单背影》《红茶馆》《归来吧》等一系列的经典歌曲,而这些歌曲中淡淡的惆怅与别离愁绪让人可以从中窥出一些內心的悸动与难舍。但不管怎么说,陈慧娴还是放手了fHLD
  
  1994年,陈慧娴与美术设计师张卓文恋爱,这段感情最终也是无疾而终,陈慧娴坚持了8年,还是因为实在难以磨合彼此的性格,而选择了分手。随后几段爱情,在她的生命里,如同昙花一现,草草了事。但是这些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她依然每年都开演唱会,和歌迷互动,依然可爱而单纯。
  
  网上流传着一段对陈慧娴爱情观的评价,说了一个狗熊掰玉米棒的故事。一只狗熊走进了玉米地,它掰到一只又大又饱满的玉米棒,很开心,但是朝前走的时候,发现了一只更大的,所以它丢掉了前面那只玉米棒,如此周而复始,等到它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忽视了太多的玉米棒,失去了太多曾经属于自己的美好。
  
  他说,陈慧娴如同这只狗熊,在爱情里不知足5~5~5~5~5~3~3~3~c~c。说的似乎很对,可是爱情难道必须要知足吗?爱情不是应该追求完美的吗?
  
  前段时间特别流行的一个故事,是林心如说的,说自己的爸爸总是往妈妈的兰花盆里弹烟灰,让妈妈很是苦恼,妈妈是一个爱兰花如命的诗意女人。诚然父亲是非常好的父亲,帅气,挣钱多,脾气好,对父母孝顺,然而妈妈最终还是和他离婚了。一开始林心如不能理解,很多人也说妈妈矫情。但当有一天,林心如看到妈妈和继父坐在一起,喝着茶,谈论着诗词歌赋时,妈妈一脸的幸福,林心如一下子什么都懂了。爱情真的是这样,不要说爱情矫情,两个人在一起是过一辈子的啊,矫情一点有什么不对。更不要说陈慧娴是那只狗熊,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在中途出现,满足她所有的期望,她难道会放手吗?她又不傻www.55555333.cc。就像那只狗熊,如果在玉米地里看到一只沾满蜂蜜的玉米,它会还去等待吗?
  
  爱情是脚上的鞋子,舒服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
  
  有一次,铁凝和杨绛聊天,那时候铁凝还没有结婚。杨绛说,你不要去找那个男人,你要去等,有一天那个人一定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如今铁凝等到了。
  
  爱情如宗教的信仰,那些坚持的人都如同信徒,一直期待最后的花开。

更多推荐:
>>> 揽月入怀听阮音
>>> 地下有鬼
>>> 我是你永远的姑娘
>>> 顺着缺口一路爬
>>> 那些59分教会我的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控制,是一种入侵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女子欲跳楼逼丈夫就范,被救后反埋怨警察来得太快。警察很无语,女子的丈夫应该也很无语。用跳楼的方式更震撼,更有效果,因为能够吸引眼球,无形中还能让群众们帮忙施加压力。“你再不理我,我就跳楼”,好像变成了一些人维系关系的最后一线希望。为何要用极端的方式逼丈夫就范,北大学者吴飞在他的著作《浮生取义》中,阐述了中国家庭独特的潜规则:他们自杀的动机,不但不是示弱,反而是为了争夺在家庭中的权

  • 不想混,才混得更好

    老刁是我的励志哥。每逢累得不想工作的时侯,想甩手不干的时侯,我总想起在跨国公司做老总的老刁。想起老刁,我就浑身一震,马上就会变成一个精神焕发的人。老刁其实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们那届同学中现在混得最好的一个。我有时候开玩笑问他:“怎样才能像你一样混得那么好?”老刁很认真回答:“不想混,不要混,才能混得好。”听老刁一言,我会立刻羞愧地低下头。老刁在大学的时候,我只知道他学习刻苦、认真,但却不是一个聪明

  • 留有余地

    南瓜园里,南瓜的小苗刚刚露头时,萤火虫就拿它当鲜嫩的点心来啃食,几只萤火虫就能把它啃得麻麻点点,让可怜的南瓜苗断了生机。农场的老周为我们示范怎样为柔弱的小苗驱赶萤火虫:他从镇上学校食堂里搜罗来成筐的鸡蛋壳,用火钳夹着,逐一在火苗上燎烤,直到鸡蛋壳发出微微的焦气。然后,再搜罗一些竹筷,钳断筷子做成小棍,在南瓜苗的近旁用小棍支起烧焦了的鸡蛋壳,如同撑起一顶顶迷你的华盖。萤火虫惧怕焦蛋壳的气味,有了这个

  • 人是为世界而生的

    过去社会闭塞,没什么老人福利,我们可以说“养儿防老”。今天为什么政府有许多老人照顾和退休福利?为了让年轻人能减轻负担、全力发展!从孩子出生,他就是别人的。你给别人的孩子生了丈夫、生了太太,别人也为你的孩子生了另一半。你還可能给这个世界生了个了不起的人物,因为你的孩子,整个社会都变得更好。可不是吗?如果你的孩子是名医,他能救多少人?他为别人动手术,从一早排到深夜,他卖命救别人,甚至忘了你的存在。但是

  • 不休息的工作是浪费时间

    一般人以为多延长工作的时间就可以多收些效果,比如说,一天能走一百里路,多走一天,就可以多走一百里路,如此天天走着不歇,无论走得多久,都可以维持一百里的速度。凡是走过长路的人都知道这算盘打得不很精确,走久了不歇,必定愈走怠慢,以至完全走不动。我们走路的秘诀,“不怕慢,只怕站”,实在只有片面的真理。永远站着固然不行,永远不站也不一定能走得远,不站就须得慢,有时延误事机;而偶尔站站却不至于慢,站后再走是

  • 对不起,我本科不是北大的

    考上北大研究生后,最常被问的问题是“那你本科是北大的吗”。通常发生在初次见面,我能感受到对方的期待,我能猜测到对方已经备好了夸赞之词。但,我不得不将对方的期待打个折扣,“不好意思,本科不是北大的”。出于惯性,对方一定会追问:“那你本科是哪儿的?”“小学校,没什么知名度。”对方觉得你谦虚,或者想为你挽回点颜面:“你说说看。”“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哦。”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对方的确没听说过,

  • 老被干扰,你会忘记最想要做的是什么

    每天都能收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又因为工作太忙,很难在微博上一一作答,所以就想借着这篇文章来回答很多人问到的一个问题。“又是一年毕业季,我们刚毕业一定会走弯路,你工作了也会走弯路,能不能分享我一个你最近重新感悟到的原则——大概就是‘原来真的是这么回事’那种。”这个问题很有趣,让我想了许久。确实这些年我常常会迸发出一种念头:“这个道理我早就明白了,以前也坚持过,为什么现在又忽略了呢?”曾因为坚持某个原则

  • 我们生来都是旅人

    我在路边坐下来写作,一时想不起该写些什么。树荫遮盖的路,路畔是我的小屋,窗户敞开着,第一束阳光跟随无忧树摇颤的绿影,走进来立在面前,端详我片刻,直扑我怀里撒娇。随后溜到我的文稿上面,临别时留下金色的吻痕。黎明在我作品的四周崭露。原野的鲜花,云霓的色彩,凉爽的晨风,残存的睡意,在我的书页里浑然交融。朝阳的爱抚在我手迹周遭青藤般地伸延。我前面的行人川流不息。晨光为他们祝福,真诚地说:祝他们一路顺风。鸟

  •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已导演了一百集内心戏!

    高中时喜欢一个男生,有一天经过楼梯口看见他,便鼓起勇气把口袋里的情书塞给他,然后娇羞地走了。回班后忐忑不安度过了两节课,不知他看到情书会是什么反应。结果一摸兜儿,情书还在,一块钱没了……有次中午和同桌去食堂吃饭,不小心咬了自己舌头。我:啊!!!同桌:怎么了?我疼得实在说不出话,指了指桌子上的饭又指了指嘴,往地下吐了点儿血……这货居然大喊:大家都别吃了,菜里有毒!惊得我把嘴里的饭喷他一脸……一次聚会

  • 世界那么大,关你什么事

    你先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拼尽全力去工作,温和明媚地生活,否则——姑娘,你总说世界这么大,你想去看看,可是我真想告诉你,你也只是说说而已。在你还没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拼尽全力去工作、温和明媚地去生活之前,这世界再大,也不关你的事。我知道你一定说我“一点儿也不像年轻人”,但请你相信我,那个你向往的偌大的世界,不会因为我们还年轻,就对我们仁慈——相反,它会更严厉。当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就奔向大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