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控制身材的人才能控制35故事

2018-01-29 18:39:18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小时候与客人同桌吃饭,我经常攥紧筷子,眼巴巴望着大人们,你们谁先动筷啊,必须得先有一个大人带头,小孩才会被允许夹菜,而大人们通常又很麻烦,你请,你请,互相请了两三回,终于才有一个人似乎百般不情愿地,举起筷子原文www.55555333.cc
  
  如今的餐桌规矩已没那么拘谨,但礼貌地等待所有举着手机拍照的人停下再动筷,肯定已属就餐礼仪的一部分。
  
  众所周知,食物从来都不仅仅是食物。食物事关饿,还事关救赎。无论远古时代祭台上的猪头、基督徒的面包,还是北美土著饮食传统中神圣的玉米都是通过赋予食物神圣的仪式感,以期得到上天的眷顾、尘世中的救赎。而在我们这个吃货横行的时代,食物本身的神秘、神圣感早已失落,对于吃货来说,“吃”这个行为本身才具有救赎意义,吃货的哲学可说是:苦海无边,吃做筏www.55555333.cc
  
  在“吃货”时代,吃的仪式感促使一碗方便面,一盒弥漫着亚硝酸盐的剩菜,都在呐喊着抗议着,必须受到有尊严的、精致的对待。
  
  像一篇美食专栏,作者用了大段文字描写自己怎么吃打包回家的剩菜:“直接就着饭盒吃掉是决然不能接受的,必须精挑细选一个最雅致的盘子,将其美美地摆好,转身到阳台上掐一段娇嫩的薄荷叶子点缀盘沿。”别急,后面还有:“端上去的时候桌上必须铺上很文艺的红色格子小布。”看得我有点晕眩,本着回收残羹冷炙的慈悲,我经常就挂在“直接”那一档。
  
  所以,不难理解一个有时代感的既成事实,那些上蹿下跳标榜自己是吃货的人,往往都是瘦子5~5~5~5~5~3~3~3~c~c。在吃货的世界,胖子们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存在,就像卡拉瓦喬的画,二维空间肉体们近在眼前的逼迫,无处可遁其形。不能不说吃货们都有点小矫情,还有点小腹黑,明为自黑,实为炫耀,你隐约能察觉每一个自称“我是吃货”的人的潜台词,怎么吃都不胖,我也没办法啊。
  
  这就像那些动不动以女汉子自居、号称能徒手搬煤气罐上五楼的姑娘们,通常都是瘦胳膊瘦腿、一把都能拎起来扔出去老远的样子。她们和叫嚣自己是吃货的人是一伙的。女汉子们以另一种方式展示着她们的腹肌和人鱼线55555333.cc
  
  当吃货们转过脸坚决不看最后一块红烧肉,女汉子们也许还在为最后一个仰卧起坐跟自己较劲,审美意义上的吃货和女汉子有一个共同点:对身体欲望的控制。贪婪的,或懒惰的。如果说等级社会,美的标准无不浸润着阶层的烙印,比如几百年前,忧郁是贵族女性的招牌表情,你去看据说为雍正妃嫔的《十二美人》们,无不是郁郁寡欢,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名画中的各种女神也全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在以出身为衡量标准的等级秩序消弭的现代社会,在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说“我爸是××”或者说了也不见得有用的时空里,身体成为彰显个体精英意识的所在,像黛布拉·L。吉姆林在《身体的塑造》里说的,“当代社会对身体的关注,使身体成为自我存在的主要居所原文www.55555333.cc。个人很难将身份和身体、外表分开。致力于改造身体也就等同于改造身份和改变身体与自我之间的关联”。
  
  同样,能够控制身体欲望的人,通过长期的锻炼使自己始终呈现出克制的、良好的身体状态的人,也隐射着一系列的性格特点:坚韧、耐力、自律、理性,等等。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谁控制了自己的身材,谁就控制了自己的35故事。

系统推荐:
>>> “冤家”相伴到老时
>>> 老外饭桌上的雷区
>>> 一堂有关信仰的普及课
>>> 祖母的暗示
>>> 永远的高三复读生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在眼睛里种朵花

    我想,总不会每一场别离,都藏着忧伤。这年二月底的北方,已经开始变暖,只不过前些日子里,冬天滞留了一段时间,稍稍落雪的缘故,不免有些寒意罢了,每个冬天都一样,会想念夏天和春天,我还是喜欢春暖花开的样子,海子也喜欢这样,好像我们被拉长的距离,只有冬天和夏天,才能相见。你说,如果我会魔法多好,就能变出一个我。我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凌晨的火车缓缓驶来,我的城市还在沉睡呢,听他们的呼吸。我是多不想选这个时间离

  • 读书人和不读书的人,差别有多大

    读书的好处。当我们把一个不读书的人和一个读书的人的生活上差異比较一下,这一点便很容易明白。那个没有养成读书习惯的人,以时间和空间而言,是受着他眼前的世界禁锢的。他的生活是机械化的,刻板的;他只跟几个朋友和相识者接触谈话,他只看见他周遭发生的事情。他在这个监狱里是逃不出去的。可是当他拿起一本书的时候,他立刻走进一个不同的世界;如果那是一本好书,他便立刻接触到世界上一个最健谈的人。这个谈话者引导他前进

  • 碎片化阅读才是人间正道

    沈嘉柯:著名作家、影评人与文化评论家。中国新生代作家代表人物之一。主要作品有《平行塔》《那么一点点美好》《你配得上更好的35故事》等,入选2015年当当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榜。有一年世界读书日,在成都凯德天府商场开新书发布会,当地媒体问我,怎么看待现在碎片化阅读。我说,我特别支持特别赞同碎片化阅读。这些年,碎片化阅读被污名化得太厉害了。因为手机电脑普及后,其实让更多本来不怎么阅读的人,也开始阅读了。

  • 母亲的花田

    春暖花开,绿遍山原。母亲从房子里出来,心有所感,开始干了起来。房子四周是一大片荒草地。翻新过后,她种下一粒粒瓜子。过了几日,土里长出了嫩嫩的芽。翠绿翠绿的,充满了生命的欢喜。除了工作和种地,母亲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可是,儿子变了,变得并不领情了。往常,母亲回到家,他总会立刻扑进母亲怀里,欢快地叫嚷着。可是,自从发生变故后,他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每天从早到晚,他只是呆呆地坐在墙角,什么

  • 惟岁月不可负

    “静”字,从青,从争,“青”意为蓝色,“争”指两人抢夺一件物品。“青”与“争”联合起来表示他们去抢夺天蓝色,而自己扬起头来去看天空的蓝色了。有句话是: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其实,这些美都是在安静的时刻才会呈现的。你有留意过这样的美吗?一朵不为人知的花儿,在路边悄然绽放着,在寂静中诠释着生命的美好。花的旁边,有一棵小草,它没有树那么高大,也没有花儿的姿态那么美,但她同样也在静默中努

  • 牛和我们回忆中的生活

    有谁能像我母亲一样把养牛这件事融入自己一生的光阴之中呢?并把这充满了各种各样牛的故事牛的生活慢慢揉进我们的生命。我们喝着牛奶长大,看着一头头鲜活的小生命诞生、成长,又眼见它们一个个地离开我们。这种种的生命回转往复成了我们童年的背景,而这样的生活早已离我们远去!家里的第一头牛是姥爷送给母亲结婚时的陪嫁,姐叫它“莫库沁”,那是一头聪明绝顶的母牛,姐因此而写了一篇小说叫《母牛莫库沁的故事》。家里的最后一

  • 夕阳的天空

    澄碧得如一汪湖水。远天依旧飘浮着刚刚逝去的灰云。天空,我读着它的名字,语气轻轻。喜欢清晨浅蓝的天空,迷恋晌午深蓝的天空,忘不掉“純蓝的秋叶飘飞着”的梦幻天空。时光在这里老去,那些“舍不得,忘不掉”从指间悄然离去,唯一被我保存在掌心的,是夕阳下橙黄的天空。夕阳西下,世界被泼上一层暖色,一切都成迷人的橘红,美得比一场五彩缤纷的梦更令人着迷。寂寞的花草,浅吟低唱,仿佛红袖轻舒,朦胧的香味在琥珀色透明的光

  • 遇见你,好幸运

    青春花落,我们等待下一场绽放;人来人往,你是否还在我身旁,或已漂泊远方。期望彼此的旅程不是反方向。银河里有那么多恒星系,太阳系里有那么多星球,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颗星球上。地球上有数不清的国家,中国有数十个省,浙江有许多类似的小县城,真幸运啊,我们在同一座城镇,仰望同一方天幕,感谢同一阵鸟语花香。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虽然这句话很俗,但能瞬间震动我们柔软的心弦。世界上白人黑人

  • 像白云一样奔跑

    纲子是我的前同事,同是石油工程专业毕业,但他打心底不太喜欢与专业相关的工作。海滨之城的盛夏炎热,当时我们还都在单位提供的宿舍楼居住,附近的公园在夜晚经常举办各种消夏活动,但很少见到纲子的身影。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每天下班回到宿舍后便开启了“学习模式”,天天在学习,学会计、英语、建造师……去年夏天,纲子在辞职前就落实好了老家那边的工作,问到新单位看中他的地方,纲子回答说:“一级建造师证书、会计从业资格

  • 那些想起就鼻酸的小事儿

    入职之前,单位要求交体检证明。初来深圳,体检是预算以外的花销,我拖了又拖,还是没有拖过去。于是去了很偏远的一家医院,倒了三次地铁,外加坐了两次公交车。上午抽血,下午才能拿报告。我一天的时间都在路上,吹着与季节“同流合污”的空调,看着重复的毫无新意的广告。晕车到昏昏欲睡的时候,姐姐发来短信。她说:你姐夫出差的时候,买了几袋薯片,走的时候没有全部带走,我在茶几上看到就顺手放进了门口的抽屉,想着你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