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父亲嘱托一棵树

2018-03-11 20:47:35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父亲从乡下来了,背着两个蛇皮袋,鼓鼓囊囊的,打开来,一个装的是苹果、栗子、枣,另一个却是一棵树,是松树,半米高,根上还带着一坨土XIz
  
  他埋怨父亲,大老远的,弄一棵树来干什么,这么重。父亲笑了笑,没直接回答,只是说,这是我从咱村的山上挪来的。
  
  他从花店买来了花盆,父亲亲自将树栽上后,饭也不吃,急着就要回去。怎么留也留不住,只好买了点吃的,让父亲带着,然后把他送到车站。
  
  他家在九楼,这棵松树从此在高空安家落户了。其实,他不喜欢养花弄草5~3~故~事~网。他想不明白,父亲怎么突然就送棵树来。嗯,父亲真是老了,老成小孩子,总是凭一时的兴趣做事。
  
  从那以后,他很少去看那棵树。工作忙,他几乎每天回家都很晚,哪里有时间去关注一棵树呢。
  
  年底,他回乡下老家,和母亲坐在檐下闲聊。那时,父亲还在山上5 3 故 事 网。父亲是护林员。母亲说,你爹啊,看山看长了,说话都神神道道的,学会和树说话了。那天我去山上找他,他正在和一棵松树说话。我看得见他,但他没看见我。你猜,他和树说啥?
  
  母亲停下手里的针线活,坐直身子,忍着笑,学着父亲的口气。“树啊,你们树都是一家吧,就算不是一家,也应该算是朋友吧来源www.55555333.cc。我儿子在城里,我在乡下帮不上他,你告诉你在城市里的那些树朋友们,和它们说一下,帮我照顾一下我儿子。他在路上走累了的时候,让他在它们身上靠一靠;天热了,让他在它们身下避一下日头;下雨了,让他避避雨……”
  
  母亲扮演着父亲,还在说着,他却背过身去,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眼中的泪水。
  
  平日里,父亲是个沉默的人,寡言少语。年轻时,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干建筑,后来年龄大了,当护林员,看山,整天待在山上。父子俩很少有坐下下谈心的机会,不像别人家的父子,什么话都能说,很亲密。他总认为自己这辈子不会真正读懂父亲欢迎55555333.cc。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父亲。
  
  回城后,他每天上班前、下班后,都要到阳台上看看那棵树。看着它,他就想起了父亲和树说话的样子。
  
  他知道,这棵被父亲送进城里的树,是曾经和父亲交谈并受了父亲委托,来替父亲看望和守护自己的。

小编推荐:
>>> 寻找“自慢”绝活
>>> 爱的保鲜剂
>>> 爸爸,你是我心目中的盖世英雄
>>> 两斤白面
>>> 谢谢你,幸福哒过着我曾经向往的生活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35故事需要奔跑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越过地平线,照耀大地,马路两侧的小树开着小紫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此时,巷子里早市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步履匆匆,挑选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花丛中,成对的蝴蝶为了存活,寻觅着可吃的食物,小鸟为了生命早起出来找虫吃。其实,无论是人还是别的生物,都是为了生存而奔跑。人的一生像一条长长的路,有的路蜿蜒曲折,有的路平坦宽广,有的路布满荆棘,有的路遍地鲜花

  • 温暖冬天的手

    冬天来了,去散步,一个人迎着风,凛冽之意在脸上丝丝划过,微微的痛。戴着手套,手指头依然敏感地觉察到冷。我将手揣进兜里,有了温暖之感。在一家超市门口的一角,蜷缩着一个小女孩,破烂的衣衫那样单薄,蓬乱的头发看上去好久没洗了,都凝成了绺儿。她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每当有人走过,她就举起手中残破的瓷缸子,一双眼睛那样明亮。有的人会给钱,有的人犹豫一下就走了,有的人连看也不看她径直走去。我走到了她面前,她举

  • 保鲜的青春

    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她了。那时,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年纪嘛,应该比我现在还要小。那是十几年前,她顶多十六七岁的光景,却顶了她母亲的班,在药店里开票。她紧挨着卖中草药的柜台,却也学着那些大夫的模样,在票子上鬼画符般龙飞凤舞一气。十几年前,我母亲也在那家药店里工作,做的是会计,每天上班都要经过她所在的柜台,然后才能拐进二楼的办公室去。我放了学,如果找母亲拿钥匙,也必定是这样的一番经过。那间老旧

  • 文字的生命

    中国文字是方块字,它不像拉丁文字,音形相应,和语言关系紧密,就可保存于日常会话。中国文字却很容易遗失,一个不识字的人,完全妨碍他说话表达,它的象形性却又有一种结实。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华人较早定居当地,并且和本土人融合。他们不会说华语,风俗也已经混淆,我们却可以在房屋的梁柱、门额、窗楣看到中文。它们端端正正书写下来,然后涂上鲜艳的漆色,有的还贴上金箔,很显然,是被很隆重地对待。可是,写字的人并不知

  • 叶兮幸福

    一窗綠蕨,一屋书香。门掩黄昏,从架上随意取下一本颇蕴旧意的小书,一不小心,从书里落下一片蕨叶。温和的暖色台灯暖和着斜阳照不到的窗槛。我倚在椅上,任凭眼前的一切被夕阳浸透。桌上一盆蓊郁的铁线蕨,窗边一簇散开的狼尾蕨,或许,这便是最合适它们的地方,一个能让灵魂安放的地方。哲人亚里士多德在千余年前,便称它为——幸福。拥有一屋蕨叶,当然幸福。我总是在这样的傍晚,昏黄惬意的午后,剪叶,制签。我从来都是宠溺地

  • 久别之后是重逢

    杨柳岸,驿桥边,柔软青布裹成的包袱,含泪离人交叠的双手……古意的别离,如同一帧帧电影画面,分明从未谋面,却又如此熟稔地在心头放映着,轻巧地穿过我们精心设立的重重屏障,落在了内心的痛点上,酸楚难明。不论我们如何讶异,如何否定,那些文化,那些古意,那些别离,都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我们的身体里。鲜衣怒马,惊鸿一瞥,那流淌于骨血中的传承,刻在灵魂里的记忆,便又相逢。久别者,总惶惶。诚然,我们已惶惶了太久,久到

  • 清风如你

    她,是溪边一朵不知名的花,历经三百年修行,终成人形;他,是遭人遗弃的孤儿,被一个道士收养,从此走上修行之路。那日,他下山时发现了倒在溪边的她,他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回了道观。他叫白羽,他给她取名叫作白臻。从此,她就成了他身后的小小跟班。那年,他九岁,她的肉身七岁。他不仅给了她名字,还教会了她许多事情,让她慢慢地适应了人类的世界。他对她很好,这反而使她心生愧疚,因为她一直对他隐瞒着自己是一只妖的事实。

  • 有时青春徒有虚名

    又是一年春好时,傍晚时分,独自一人徘徊在宁静的校园小径上,一路闻着淡淡的茉莉花香,看路旁美丽的杜鹃开的如火如荼像是我们无悔的青春,轰轰烈烈,一刻也没有停息。抬头望着空空的天空,除了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连月亮也不肯露脸跟我们见面,春风又一次温柔的抚过了大地,把小草吹绿了,把小花吹开了,把杨柳吹醒了,也把地上嬉戏的娃娃吹笑了。而我置身在这夜幕笼罩的花丛中,没有蝴蝶的翩翩起舞与婀娜多姿,只是像耳边轻轻撩

  • 父亲的院落

    父亲的院落在乡下,依然是矮墙,上面杂生着枯草;依然是三间瓦房,在夕阳下,扯出一缕袅袅的炊烟。父亲坐在院落里,抽着烟,烤着火,间或咳嗽两声,吐一口痰。父亲住不惯城里的房子,以他的话说:“这哪是人住的啊,还不把人憋死?”父亲到城里来,几天之后,就腰酸腿痛,就唉声叹气,就走了。父亲永远留恋着自己那三间瓦房,还有一个院子。在乡下的院子里,父亲才算找回了真实的自己,才会粗声武气地大笑,才会大声喊叫邻居来喝茶

  • 春天到了,爱会到达

    上大学时我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在隔壁班级里——那个从来没有午休过的喜欢看小说的女孩子。在迎新晚会上我为她唱过歌,在学校大学生运动会上我为她的拔河比赛当过拉拉队队长,有一个中午,我甚至鼓起勇气向她借了墨水……只是,这些虚张声势的行为无法确切地传达:我喜欢你。我怎么可以,那个时候,我在校园里已耀眼到自负,而且我已有个见面就吵架的女朋友。我只能偷偷地关注她。冬天,晚自习后的校园沉静如海,树枝上的积雪偶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