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点滴 > 正文

美丽与威慑

2018-04-22 23:58:52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5 3 故 事 网

  孔雀不仅在春天求偶时开屏,遇到敌人、受到惊吓时也会把羽屏打开。这时它的体积似乎一下子扩大了许多倍,其尾羽上展现出的100多个艳丽的“斑眼”使它仿佛成了一只多眼的怪物,敵人立时会被那些“斑眼”所迷惑,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来自www.55555333.cc
  同一种东西,在朋友眼里很美丽,在敌人眼中却构成了威慑。

小编推荐:
>>> 我主要教育女儿心安理得地混日子
>>> 母亲的羽衣
>>> 拉链理论
>>> 刻在瓶子上的爱
>>> 梁旋:12年赴一场“大鱼海棠”之约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我心归去

    我在圣·纳塞尔市为时一个月的“家”,是一幢雅静的别墅。两层楼的六间房子、四张床、三个厕所全属于我,怎么也用不过来。房子前面是蓝色的海,旁边是绿色的公园。很少看见人,除了偶尔隔着玻璃窗向我叽里呱啦说些法语的公园游客。最初几天的约会和采访热潮已经过去,任何外来者都会突然陷入难耐的冷清,恐怕连流亡的总统或国王也概莫能外。这座城市不属于你,除了所有的服务都要你付钱外,这里的一切声响都弃你而去,奔赴它们既定

  • 年龄的哥德巴赫猜想

    数学家认为世界上最美妙的是数学。我认为世界上最美妙的是年龄。两百多年前提出的哥德巴赫猜想,通俗地讲就是1加1需要被证明,数学家们一直证明到现在。应该说现在的现实意义更在于,以数学的玄妙思考,不断冲击并打开人类思想。像我这种数学一塌糊涂的人,最大的受惠就是敢于以哥德巴赫猜想来看待人的年龄,果然并不是如1加1等于2般简单直白。这样,年龄就很容易被自己忘记。这很好玩。是人都怕老。老外会直接拒绝你问年龄,

  • 获得教养的途径

    每一年,我们都会看见成千上万的儿童走进学校,开始学写字母、拼读字音。我们总发现,多数儿童很快就把会阅读当成自然而无足轻重的事,只有少数儿童数十年如一日地对学校给予自己的这把金钥匙感到惊讶和痴迷,并不断地加以使用。他们为新学会的字母而骄傲,继而又克服困难,读懂一句诗或一句格言,再读懂第一则故事。当多数缺少天赋的人很快将自己的阅读能力只用来读报上的新闻或文件时,少數人仍然为字母和文字的特殊魅力所疯魔(

  • 天真的孩子相爱

    相爱的孩子靠着黑夜的门拥抱过路人指指点点然而相愛的孩子他们在那儿可不管谁只有他们的影子在夜里颤动惹得过路人恼怒他们的恼怒不屑讥笑嫉妒然而相爱的孩子他们在那儿可不管谁他们沉浸在初恋那迷人的明净里轻柔的幻想飘出了黑夜飘到了天上

  • 鹪鹩还在唱歌

    沉闷、多雨的春天,尽管并不太冷,阵阵寒意却袭上心头。春雨连绵无尽,我的心情逐渐陷入黯淡,开始被天气支配。又是一个雨天。我做完零活儿,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温暖的房子。忽然,一阵清脆、嘹亮的声音穿透淅淅沥沥的雨声飘进我的耳朵。我从后门跑进屋中躲雨,然后,转身向纱门外张望,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当我静听的时候,那清亮的声音再度响起。我的眼睛聚焦于不远处的丁香丛。时值丁香花盛开,在大团氤氲的紫色中,很容易辨认出

  • 春风送网

    真正的自由是在无所依傍之时,发现无路而处处是路。路,交错纵横于人世,像川流罗织在大地上。每一条似乎各自源起而不相涉,却无不归心于海。有的发源丰沛,一路汇成怒江,拍岸拔树,卷起乱石,以不可抵挡的气势冲入海的殿堂。有的生来瘦骨,沿路推敲岩石之出处,提防过多汲水的木桶,又不免误入沟渠,困在方寸田地,让饥渴的根须吮吸。侥幸残喘而终于抵达入海口,却缺乏一场天外的沛雨帮助它推移,遂逐渐萎弱,成了蚊蚋滋生的浅洼

  • 童年情事

    我们班上有个叫卡罗莉娜·屈克尔曼的女孩。她有一双黑黑的眼睛,两道黑黑的眉毛,一头深褐色的秀发,前额右上方戴了一枚发夹,后颈上和耳垂与脖子之间的皮肤上竖着一层细细的茸毛。阳光会给茸毛抹上一层光泽,而微风则会时而让它们悄悄地颤动。她笑起来的时候,会发出一种动听的沙哑嗓音,而且脖子伸得老长,头往后仰,脸上乐开了花,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我本来可以经常看这张脸,而且只要有可能我就会盯着她看,不管是在课堂上

  • 春如一场梦

    每年近春,我脑子会冒出一个念头,内心被这个念头诱惑着,双腿奔忙如风火轮。静夜自思,我想我可能找到了35故事的真谛,年华从此不虚度。但每次———已经好几次———我的念头被强大的春天所击溃,我和我的计划像遗落在大地上的野菜一般零落不足惜。我的念头是寻找春天从哪里开始。这不是一个伟大的计划吗?当然是,但是春天到底从哪里开始的呢?众人所说的春意,对我住的地方而言,往往是到了三月中旬还没动静。大地萧索,上面

  • 你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

    自从你走后,我怀念你的时候,你的城市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看着车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心中冒出了这么一句。想象着世间最伤怀的感情,莫过于分别在雪夜。于是想象这样的离别故事也许可以写成几行诗:那一年的第一场雪,像一本书洁白的封面,我和你明明站在扉页上,想把每一章都经历,最后,却在封面上,站成两个离别的身影。如今的我,不再喜欢流连于纳兰词中说的“倚楼谁与话春闲,数到今朝三月二”的孤清与离愁。下雪了,春还远

  • 阅读是一件美好的事

    以前,我读书几乎不加选择,一部名著,或者一部书的书名优美生动吸引我,随手拈来,放在床边,以备夜读。用这种方式,我读到了许多文学精品。令人愉悦的阅读每年都会出现几次。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读塞林格的小说《麦田守望者》。我在北师大求学时,一位好友向我推荐并把它借给我。我只花了一天工夫,就把这本书看完了。记得看完最后一页时,教室里已空空荡荡,校工在走廊里经过,把灯一盏盏地拉灭。我走出教室,内心也是一片忧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