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文明第一幕

2018-05-06 00:18:03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有一种说法认为,世界上有四大古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河文明、中国文明5.3.故.事.网。后来人们又发现了爱琴海的米诺斯文明,就变成了五大文明。但有些专家说,这个名单还是不全,漏掉了两个,而且是十分重要的两个:一个是大西洋的亚特蘭蒂斯文明,另一个是太平洋的“姆大陆”文明。
  
  亚特兰蒂斯的故事大家可能都听说过。但是“姆大陆”呢?这个文明比亚特兰蒂斯文明还厉害。据说,“姆大陆”疆土辽阔,面积比中国、美国、加拿大加在一起还大。“姆人”建立了两个庞大的帝国,发明了飞船和核武器。1万多年前,在其他人还在拿着石斧瞎跑的时候,“姆人”已经神气活现地在天上飞来飞去。后来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他们放弃了飞船,掩埋了原子弹,拿起木头弓,穿上兽皮衣,回归渔猎生活。
  
  这听上去倒是蛮有趣,可惜没什么证据。在挖出“姆大陆”的飞船之前,我还是暂时采纳五大文明的说法。以前,人们一度认为最古老的文明是埃及文明。但后来发现这个说法是错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才是最早的。它比埃及文明早好几百年,比中国文明早了差不多2000年,堪称文明之祖。
  
  它的开创者是苏美尔人5+5+5+5+5+3+3+3+c+c。这个名字对很多读者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但在人类历史上,他们是顶重要的一群人。从农业革命到现在,对人类影响最大的有两拨人:一拨是6000多年前的苏美尔人;另一拨则是两百多年前的英国人。前者开启了文明时代,后者开启了工业时代。
  
  虽然苏美尔人如此重要,但我们对他们了解得并不多。比方说,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肤色。有些白种人说苏美尔人是白人,有些黄种人说苏美尔人是黄种人,还有些黑种人说苏美尔人是黑种人。我是黄种人,所以我认为他们也是黄种人。既然他们没有留下一张人皮,我这么说也就不算错。
  
  苏美尔人虽然没留下人皮供我们鉴定,但留下了许多遗产。他们非常聪明,发明了很多东西。有一位学者一口气列出了苏美尔人的38项“世界第一”:最早的灌溉农业、最早的轮子、最早的文字、最早的犁……
  
  看完这个列表,我们可能有点不以为然:这些东西谁都会,苏美尔人不过是早了一步而已!这个说法对吗?对也不对。古代埃及人和中国人会用犁、轮子,很可能就是从苏美尔人那里辗转学来的。古代世界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彼此完全隔绝。一个东西要是有用,总是会慢慢传到几万千米之外5_5_5_5_5_3_3_3_c_c。用50年、100年不行,用1000年、2000年,总是能传到的。如果苏美尔人没有发明轮子呢?古代埃及人、中国人会不会自己摸索着发明出来呢?有可能。但也有另一种可能:他们会漏掉这个发明,不用轮子,就这么凑合着过日子。美洲人和旧大陆完全隔绝,他们也发展出了文明,但漏掉了好几样东西。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时候,全美洲还没有普及车轮这样一种工具,印加人甚至连文字都没有。事情就是这么怪:我们觉得天经地义、到时候就该出现的东西,其实不一定就会那么顺利出现。
  
  历史学界有一个古老的问题:文明是怎么产生的?这个问题就像中国的红学一样,催生出一个冷僻的学术圈,养活了一大群学人。但这个问题需要拆解。印度河文明是怎么产生的?中国文明是怎么产生的?这个相对来说比较好解释。它们可能是在人类第一个文明的影响刺激下产生出来的。最关键的是这个问题:第一个文明是怎么产生的?鸡生蛋,蛋生鸡。但第一个新鲜热乎的鸡蛋是怎么产出来的?
  
  对此,学者们给出了五花八门的答案。说起来相当复杂,但是大多涉及一个关键词:灌溉。
  
  1万年前,农业革命就开始了。最早的农夫都居住在高地上,刀耕火种,靠雨水浇灌庄稼来源www.55555333.cc。我们都知道“资本主义萌芽”这个词,这个词可以套用在他们身上,这些农业先驱处于“文明萌芽”的阶段。这株嫩芽萌发了几千年,但始终不见有什么奇花异草长出来。他们在文明的门口晃悠,但就是不推门进去。看上去很奇怪,但其实原因挺简单:他们的粮食产量太低了。不过这些农夫生产出的食物,毕竟比原始狩猎部落多得多,因此也能支撑比较多的人口。于是,在农业革命2000年后,许多村庄、小城镇都出现了。
  
  但产量还是太低!在雨浇地上刀耕火种,最多能维持一座小城市的运转,无法支撑一个像样的城邦,更不要说支撑一个国家了。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4000年后,农业革命就遇到了这个瓶颈。它需要一个解决方案,才能进化成真正的文明。
  
  人类最早建立的定居点,集中在土耳其、以色列、叙利亚和伊朗。从地图上看,它们就像一个大圆弧,环抱着一个平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而这个解决方案,也就藏在这个平原上。
  
  原始农民不喜欢这个平原。因为它潮湿泥泞,而且降雨量很小,以他们的技术手段没法耕种5 3 故 事 网。因此,他们把这块地方留给了苏美尔人。以前,人们一直认为苏美尔是外来人。后来的考古发现,证明他们确实是本地人,一直居住在这个平原上,半死不活,很不起眼。但是后来他们发明了一样东西,彻底改变了形势——这个东西就是灌溉农业。
  
  苏美尔人从高地邻居那里学到了农业技术,并加以改善。他们放弃刀耕火种,排干了沼泽,用河水灌溉农田。这件事情说起来简单,但耗费了漫长的时间、巨大的人力,并颠覆了他们的生活。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一旦建立了灌溉网,这块土地就会肥沃得出奇。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给平原带来了大量的淤泥,使它的土地极为肥沃。有一份记录记载,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有些地方,收获可以达到种子的87倍。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它意味着大量的食物足以供养庞大的人口,也足以供养一大批专业人士——祭司、工匠、士兵、政客、文人,乃至国王。
  
  灌溉农业改变了苏美尔人,他们给自己建立了一个地理上的牢笼,再也没有人会离开这么肥沃的土地而四处迁徙。苏美尔人心甘情愿地被这块土地禁闭了起来。他们也给自己建立了一个社会性的牢笼,灌溉农业需要大量的劳力,需要高度的组织化,于是,社会开始了集权化进程www.55555333.cc
  
  文明也就这样从牢笼中产生了。

更多推荐:
>>> 大清制造为何大衰退
>>> 让爱重生
>>> 那年遥望过的复读男
>>> 那个黑瘦的学生真幸运
>>> 知足享清福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谁说春色不忧伤

    在我的故乡,十月便入冬了。雪花是冬季的徽标,它一旦镶嵌在大地上,意味其强悍的统治开始了。虽说年分四季,但由于南北不同和季节差异,四季的长度是不相等的,有的春短,有的秋长。而我们那儿,最长的季节是冬天。它裹挟着寒风,一吹就是半年,把人吹得脸颊通红,口唇干裂,人们在呼号的风中得大声说话,不然对方听不清。东北人的大嗓门,就是寒风吹打的吧。你走在户外,男人的髭须和女人的刘海,都被它染白了,所以北国人在冬天

  • 做一个简单的旅行者

    旅行,或许每个人都有一个想去的地方,或远或近。借口,或许每个人都有一堆推搪的说辞,或明或暗。而,终究,只是一场旅行。人来到世上,究竟只是为了走一遭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呢?想不明白不如不想,只是好好的过,好好的活,做一个简单的旅行者。人无欲无求,六根清净,自然也就无烦恼,红尘多磨难,当皈依我佛,才可了却凡尘。可人,终究是有思想的,有多少人会舍得那花花世界,舍得那纸醉金迷。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也有欲望,有贪

  • 让开心成为一种习惯

    已看惯了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阴晴圆缺,习惯了春夏秋冬的冷暖、世间万物的改变,却很难看淡人间的悲欢离合、情仇恩怨,更难将伤心难过看得风轻云淡。经过了很多年的改变以后,将开心当成了一种习惯,于是我发现我的开心感染了很多人。人们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只说:开心是一种习惯!以前常常讨厌世人那些所谓的好心忠告,因为明明知道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事事喜欢去斤斤计较,到头来伤心难过的只是自己。常常听不习惯朋友的花

  • 心中的净土

    甘孜的天空,与成都实在是迥然不同。有时成都的天空雨后会露出让人期待已久的淡蓝,金灿灿的阳光让很多人痴迷。但甘孜的天空,永远是深深的蔚蓝,如海一般的天空中高悬着一颗一直火辣的太阳。在这澄净的天空所覆盖下的,是高低起伏的山丘,与其包夹着的一望无垠的草原。山地是生机盎然的,青翠的绿色将它们包裹。沿着穿梭其中的公路前行,很容易看到“牲畜出沒,缓慢前行”的标牌。不久之后,总是能看到群牛摇晃着尾巴,或是在草地

  • 一杯茶容你停息的刹那

    还不曾见过单只手端一杯热茶,两条腿又迈开大步前行的人。如果您确实是想品茶而不是解渴,你不会手提瓶装茶饮料边走边喝,你必须首先消停下来,不管是坐在客厅,坐在茶馆,还是坐在路旁。你必须让自己的身躯进入外在的某种静止状态———品茶的开始起于双脚的停止。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打招呼:来,喝杯茶吧。那么,他或者是她其实是说:来,到我这里来坐一会儿吧。这是一种善意的召唤。从前日本的武士茶,让战场上的对手相聚,进

  • 文字是孤独的馈赠

    喜欢文字,必先喜欢孤独。有时候,孤独就像一位伟大的母亲,文字是母亲精心孕育的宝贝,而我则是荷塘月色里,一条游来游去的美人鱼。我很富有,不是金钱所能获得。最初的时候,我也很害怕孤獨的境遇,于是拼了命的往外跑,那种感觉就像身后跟着一群猛兽,随时担心被野兽肉食,有时候难免慌不择路,攀上路边的一根树枝,于是又有了另外一种担忧———枝条会不会被折断?神经一直都处于紧张状态,就像一张拉满的弓。我仿佛看见自己落

  • 书画的隐喻

    学习书画好。好在哪儿?别人问我,我起码能说出两点,其一是高雅,这总比没事打麻将、斗地主或者跟老男人小女人无聊暧昧强吧,别人就笑。其二呢,能修心养性。书画有静气。必专注沉心。而墨香似乎也有叫人羽化登仙飘渺神秘之魅。故书画者一般长寿。别人听了就颔首,会心。刚开始这样说,我倒没觉得怎么,如是再三,却发觉这话越来越经不住琢磨,甚至简直有些信口开河。对于第一点,倒没什么,一个人玩什么不是个玩。玩,也彰显了一

  • 活在世上的男人

    在迄今为止的35故事历程中,我曾经几次身处“哎呀,好为难”“呃,该咋办”的境地。二十多年前,在美国东部的一条高速公路上,我的车忽然没油了,那时无疑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我当时开的是辆新车,还没搞清楚油表的脾气,指针已经逼近“empty(空)”了。我不以为意,心想,还能再跑一会儿吧。谁知正在高速公路上跑着,车子忽然发出“扑哧扑哧”的不祥之音,引擎停住不动了。那是我独自在从普林斯顿前往费城的路上。我慌忙

  • 因为一座城

    一2017年6月初,央视节目《朗读者》上,主持人董卿问一位老太太:“听说很多媒体要采访您,都被您婉拒了,因为您太忙,也不喜欢接受采访。可为什么这一次我们能请动您?”老太太沉思片刻,慢慢地说:“因为我老伴儿爱看这个节目。这辈子我欠他的太多,而他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我要尽量弥补……”这位老太太是谁?她叫樊锦诗,曾是敦煌研究院院长。“我父母是杭州人,但我出生在北京。”樊锦诗的父亲是从清华大学毕业的工程师,

  • 对辽阔事物的想象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从客顶(吾乡把韩江上游的客家地区称为客顶)回来的船就靠岸了。江上行船分客船和货船,从客顶运来的货,一般是杉木、竹子、煤炭、水泥,而从吾乡运到客顶去的,则多数是蚊香、草席和毛巾。从客顶运来的货物中也有瓜果。黄皮柿比吾乡的大、甜,沙田柚饱满硕大,夏意浓时,更有浮瓜沉李。以上物产混杂在成排的杉木、成筐的煤炭中,把整个码头变成一个市集。彼时我们这些江边孩童一哄而上,推推搡搡,在各种货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