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昂贵的鱼子不该吃

2018-05-06 00:28:22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在北极圈内的摩尔曼斯克,我问同游的、见多识广的留俄博士,这里有什么特产可以带回家推荐55555333.cc。走南闯北的我虽不是“特产控”,但多少要带点小物件,以便日后讓回忆有所附丽。
  
  博士思忖了一下,说:“摩尔曼斯克有三宝。”
  
  我问:“哪三宝?说说看。”
  
  博士说:“第一宝是伏特加。”
  
  我说:“这在俄罗斯哪儿都能买到。我回程到莫斯科再买不迟。”博士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他接着说:“第二宝是俄罗斯姑娘55555333.cc。”
  
  我说:“这个的确是宝,但带不走。”博士一笑,接着说:“第三宝是鱼子酱。摩尔曼斯克是俄罗斯最大的深海鱼捕捞基地,出产世界上最棒,也最昂贵的鱼子酱。”
  
  我说:“我听世界上好几个地方的人说自己那儿的鱼子酱天下第一,比如黑海。”
  
  博士说:“摩尔曼斯克的鱼子酱比它们的都好,千真万确,而且非常贵。”鱼子酱的胆固醇含量很高,对中老年人不宜,我已决定不买,只是好奇价格,问:“有多贵?”“朋友说,最好的鱼子酱,1千克卖4000多美元。”
  
  我大吃一惊。1千克近3万元,1克就要近30块钱5+3+故+事+网。不过是鱼卵,为何如此昂贵?
  
  博士解释:“不是随便什么鱼的卵,都能做成鱼子酱。或者说,它们就算做成了酱,也不能算正统的鱼子酱。”我问:“鱼子酱还有血统之分?什么算正统?”
  
  博士说:“必须是用鲟鱼的鱼子做才能称为鱼子酱。而且只取鲟鱼里最大和最小的两种。大的雌鲟鱼要长到20岁以后才产卵。它们的寿命可达百年。”我吓了一跳,这鱼莫非要成精?它的性成熟期和生命,比人类还长。
  
  博士接着说:“取鱼卵的过程也很复杂5_5_5_5_5_3_3_3_c_c。”我说:“要把雌鱼杀死吗?”博士说:“若是抓住雌鲟鱼,杀了它剖腹取卵,鱼子酱的价钱还不至于这么贵。取卵的过程十分残忍,先要把活的雌鲟鱼敲昏,以保证它在整个取卵过程中不死也不挣扎。鱼若死了,鱼卵就会迅速腐败变质,味道便不再鲜美。活鱼取卵后,还要经过筛检、清洗、滤干、评定等级等一系列步骤。最关键的是放盐,要由非常有经验的大师手工操作,以保证最适宜的盐量。然后晾干、装罐。罐子不能太大,否则鱼子叠压,容易使下层鱼子碎裂,影响口感。摩尔曼斯克的顶级鱼子酱,进入食客们嘴里,浆汁迸裂,美味无穷GDt。每一小口,都值十几美元……”
  
  我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无福享用此等美味,便问博士:“您在俄罗斯几年了?”他答:“10年。”
  
  我问:“您可品尝过这种最上等的鱼子酱?”
  
  他说:“没有。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机会来临的时候,我放弃了。”
  
  我想这可不容易——面对举世闻名的美味,一般人会感到好奇,难以拒绝品尝。
  
  博士看出我的疑问,说:“我认为人固然有用动物生命延续自我生存的传统和理由,但像这类血腥而穷凶极恶的吃法,仍然值得商榷。”
  
  摩尔曼斯克的三宝,我终是一宝也未能带回。极之美的创始人曲向东先生说过,到过南北极之后,他就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也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去第二次、第三次。他不再买纪念品,不再拿相机拍照,顶多是用手机5~3~故~事~网。他觉得世界就在他心中,整个世界像是他的后花园。他舍不得摘一朵花回来,因为他觉得还是让它在那里开放才是最好的状态……

系统推荐:
>>> 辜鸿铭妙语嘲讽日本首相
>>> 一根扁担引来的财源
>>> 企业长盛不衰的秘密
>>> 生财之道
>>> 炒你没商量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园丁与木匠

    最近在看一本书,书名叫《园丁与木匠》,作者艾莉森·戈普尼克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发展心理学教授。她一生的研究都围绕儿童的成长及儿童的认知展开。她养育了3个事业有成的儿子,又做了祖母。这本书中一个最主要的观念是,养育、抚养是一种典型的木匠思维。木匠是什么?木匠是一种职业,是根据自己的想法、蓝图,制造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无论成品是桌子还是椅子,它的优劣都可以用来判断木匠的好坏。养孩子也是一样——你

  • 爱是最好的唤醒

    这是一场好的、正面的爱。这样的爱才能拂散迷雾,让一个人的轮廓清晰地显现。简·坎皮恩的新片《明亮的星》,讲的是英国大诗人约翰·济慈和芳妮·勃劳恩的故事,确切地说,是他们将对方唤醒的故事。那是1818年3月,患了肺结核的济慈搬到朋友布朗位于汉普斯泰德的一所房子里休养。在那里,他遇到了芳妮·勃劳恩,俩人迅速滋生出感情,但这段感情遭到了芳妮家庭的阻止。俩人随后私订终身,芳妮戴上了济慈送给她的婚戒。只是没过

  • 关于阅读的秘密小路

    沈书枝,本名石延平,1984年生。苏州大学中文系本科,南京大学古代文学硕士。著有散文集《八九十枝花》《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等。小的时候,我和妹妹几乎没有书看。没有课外书,能看的不过是自己的课本。语文书在新学期发下来的头两天就被翻完了,先把喜欢的古诗背一遍,再把喜欢的课文看一遍。古诗寥寥无几,实在是太少了,课本很快被翻完。姐姐们念初中,我们看完了自己的课本,就把她们的课本也拿来看。喜欢并能看懂的篇目

  • 钻石就是雨滴

    我从生下来就知道35故事只有现在悲伤会延续到永远泪水却每一次都是新的我没有可以讲给你的故事孩提时只消凝视眼前的树木就会笑得浑身发颤一天的结束便是梦的开始人人都无缘无故地活着我没有可以講给你的故事我觉得什么时候死都无所谓钻石就是雨滴分别的寂寥也如同电影即使绝不会忘记,明天也照样来临我没有可以讲给你的故事河流的源头深藏大地因为相爱才看不到未来受伤的昨天是日历的标记如今正波纹般地扩散我没有可以讲给你的故

  • 谁说春色不忧伤

    在我的故乡,十月便入冬了。雪花是冬季的徽标,它一旦镶嵌在大地上,意味其强悍的统治开始了。虽说年分四季,但由于南北不同和季节差异,四季的长度是不相等的,有的春短,有的秋长。而我们那儿,最长的季节是冬天。它裹挟着寒风,一吹就是半年,把人吹得脸颊通红,口唇干裂,人们在呼号的风中得大声说话,不然对方听不清。东北人的大嗓门,就是寒风吹打的吧。你走在户外,男人的髭须和女人的刘海,都被它染白了,所以北国人在冬天

  • 做一个简单的旅行者

    旅行,或许每个人都有一个想去的地方,或远或近。借口,或许每个人都有一堆推搪的说辞,或明或暗。而,终究,只是一场旅行。人来到世上,究竟只是为了走一遭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呢?想不明白不如不想,只是好好的过,好好的活,做一个简单的旅行者。人无欲无求,六根清净,自然也就无烦恼,红尘多磨难,当皈依我佛,才可了却凡尘。可人,终究是有思想的,有多少人会舍得那花花世界,舍得那纸醉金迷。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也有欲望,有贪

  • 让开心成为一种习惯

    已看惯了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阴晴圆缺,习惯了春夏秋冬的冷暖、世间万物的改变,却很难看淡人间的悲欢离合、情仇恩怨,更难将伤心难过看得风轻云淡。经过了很多年的改变以后,将开心当成了一种习惯,于是我发现我的开心感染了很多人。人们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只说:开心是一种习惯!以前常常讨厌世人那些所谓的好心忠告,因为明明知道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事事喜欢去斤斤计较,到头来伤心难过的只是自己。常常听不习惯朋友的花

  • 心中的净土

    甘孜的天空,与成都实在是迥然不同。有时成都的天空雨后会露出让人期待已久的淡蓝,金灿灿的阳光让很多人痴迷。但甘孜的天空,永远是深深的蔚蓝,如海一般的天空中高悬着一颗一直火辣的太阳。在这澄净的天空所覆盖下的,是高低起伏的山丘,与其包夹着的一望无垠的草原。山地是生机盎然的,青翠的绿色将它们包裹。沿着穿梭其中的公路前行,很容易看到“牲畜出沒,缓慢前行”的标牌。不久之后,总是能看到群牛摇晃着尾巴,或是在草地

  • 一杯茶容你停息的刹那

    还不曾见过单只手端一杯热茶,两条腿又迈开大步前行的人。如果您确实是想品茶而不是解渴,你不会手提瓶装茶饮料边走边喝,你必须首先消停下来,不管是坐在客厅,坐在茶馆,还是坐在路旁。你必须让自己的身躯进入外在的某种静止状态———品茶的开始起于双脚的停止。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打招呼:来,喝杯茶吧。那么,他或者是她其实是说:来,到我这里来坐一会儿吧。这是一种善意的召唤。从前日本的武士茶,让战场上的对手相聚,进

  • 文字是孤独的馈赠

    喜欢文字,必先喜欢孤独。有时候,孤独就像一位伟大的母亲,文字是母亲精心孕育的宝贝,而我则是荷塘月色里,一条游来游去的美人鱼。我很富有,不是金钱所能获得。最初的时候,我也很害怕孤獨的境遇,于是拼了命的往外跑,那种感觉就像身后跟着一群猛兽,随时担心被野兽肉食,有时候难免慌不择路,攀上路边的一根树枝,于是又有了另外一种担忧———枝条会不会被折断?神经一直都处于紧张状态,就像一张拉满的弓。我仿佛看见自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