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留下你的35故事传奇

2018-06-23 00:13:13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大概20年前,某电视台举行青年歌手选拔赛,一个选手唱《古老的棉被店》,哎呀妈呀,一下子把我“雷”住了来自55555333.cc。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听的歌!我想,她肯定得第一了!你猜怎么着?评委们齐刷刷给她打了个很低的分。我承认,那时我一点专业都不懂,但我觉得歌手声音贼甜贼甜的,起码四个加号,曲调也好听。如果我是评委,哼哼……可惜我不是。那些在我看来很一般的歌手,反而拿到了名次。我想,评委就是评委,眼光独特。你们牛,我服你们了还不行吗?
  
  前两年,我们单位组织幼儿舞蹈大赛。我是参与者之一,负责伺候各位评委www.55555333.cc。在请他们吃饭的时候,我悄悄询问,得第三名的孩子,明明跳得最好,为什么得了第三?答曰,孩子嘛,要有孩子的单纯,跳得太好,就没童趣了。拿第一名的,最具童趣。他们的回答让我醍醐灌顶。我觉得很有道理。我很佩服。可是,我若是评委,我把第三名调整到第一名。我可以这样说:舞蹈大赛,当然是看谁跳得好www.55555333.cc。专业第一,技艺第一。其他都是次要的,只能用来做参考。我这样说有毛病吗?不是跟评委抬杠,我的意思是,谁当了评委,谁就暂时掌握了真理。真理有多种角度、多种阐述方式,每一个角度对应一个获奖者。从A角度阐述,A选手就捞着了;从B角度阐述,B选手就占便宜。
  
  我们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人,猥琐无聊,懒得理他,可是他当了评委,能够决定你的前途,你就得对他客气点。否则,他淘你没商量,看谁损失大原文55555333.cc。再大的腕儿,在这宝贵的一票面前都成了草鸡。当然,如果你完全不在乎结果,他拿你也没办法。可你干嘛来了?要是不在乎结果,干脆不参赛,岂不更省事——每个参赛者都在乎结果,每个参赛者都在乎评委手中这张票。此亦真理。
  
  我也有机会当过几次评委。道貌岸然地坐在评审席上,我煞有介事,其实内心相当飘飘然。看谁敢跟我乍翅!老子有票!这绝非我一个人的心态5~5~5~5~5~3~3~3~c~c。因为,对那些锋芒外露的选手,评委们普遍打分不高。评委们也和观众一起被逗得哈哈大笑,和观众一起目瞪口呆,但举牌亮分的时候,内心的背道而驰就暴露出来了。试图用你的节目震撼评委,那是不可能的,最便捷的方式是“扮可爱”,以示弱的方式开启他们的同情心、人性本善,而不是“雷”住他们。
  
  所以,看到一些选秀节目的评委跟着选手一起手舞足蹈,和选手一起落泪,我很可怜他们。评委不想这样,他们是没办法。成千上万的观众在投票,他们不仅给选手打分,也在给评委打分,评委被置于观众的完全监督之下。收视率决定一切的残酷生态下,评委们被迫和选手一起扮可爱或者玩酷5~3~故~事~网。其实,没有一个评委愿意被透视,他们最希望扮演真理终结者的角色,高高在上,目不斜视,正襟危坐,大权在握。

小编推荐:
>>> 辜鸿铭妙语嘲讽日本首相
>>> 一根扁担引来的财源
>>> 企业长盛不衰的秘密
>>> 生财之道
>>> 炒你没商量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等待花开的孩子

    总以为《小意达的花》是安徒生最悲哀的童话,远胜于那寂寞的《小人鱼》。每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都看过安徒生童话,都曾为此沉迷,陶醉于棉花糖一样甜美柔软的梦境里。每个男孩子,会希望自己是那个勇敢坚定的锡兵,虽然只有一条腿,依然为爱执著,坚定不移;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是那片深蓝色大海里美丽善良却寂寞忧伤的人鱼公主,为爱放弃整个海洋,最终得到一个不灭的灵魂。只是我,从始至终都只想做小意达窗前那朵肆意绽放、

  • 一只乌鸦叫恺撒

    一只小乌鸦从巢里掉到地上,拍打着翅膀,在马路中央挣扎。它随时有可能被来往的车辆碾死,或者被猫儿当成猎物。于是我把它捡起来带回了家。它的情况很不好,喙上有多处破损,脑袋耷拉着,看样子活不了多久了。但是我和爷爷精心照料,医治它的伤,定时喂它食物,终于它康复了。我们还它自由,将它放飞。可是它不愿意离开我家。我的家人甚至我家的宠物用尽种种办法,都没能将它轰走。我们放弃了努力,默许它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我

  • 35故事在世

    好像是朱光潜先生说过:以出世的态度做人,以人世的态度做事。我很信服这话,以为朱先生是用极简单的语言,说出了35故事复杂的道理。35故事一世,如草生一秋,是匆匆而麻烦的短暂。所有的人,上自帝王显贵,下至黎民苍生,都是这个匆匆舞台的演员和看客。常言浮生若梦,过去把这话是当做消极的思想来批判的,其实,谁都明白,35故事到底是一出悲剧。无论是天才还是愚钝,到头来都摆脱不了一个毫无二致的结局。有了这样的洞察

  • 永远闪耀着爱和希望的小桔灯

    冰心,一个贯穿20世纪中国文坛的名字,一位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一同行走过风雨百年的优秀作家。我记忆中的冰心先生,年近百岁,仍然怀着一颗童心。她明澄的目光、慈祥的面容、亲切的态度让人感受到的总是暖意和安稳。她是海的女儿,总是无私地将自己的爱与热情奉献给所有人,她的爱就像大海一般既浩荡、宽厚、广博,又热切、柔润、慈悲。冰心是我国20世纪杰出的文学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在她长达80年的创作生涯里

  • 风景只在想象中

    多年来一直想去绍兴,一直没有去成。绍兴,只在想象中。想去绍兴,主要想看百草园、三味书屋和沈园。前者和鲁迅连在一起,后者和陆游连在一起。可以说,一个是文学的象征,一个则是爱情的象征。一个矮个子的鲁迅,是一座翻越不过去的文学大山。一曲柔肠寸断《钗头凤》,唱碎了几代人对爱情的无奈和惆怅。真的来到了绍兴,细雨刚刚湿润了绍兴的街头整齐化一的柳梢,和小河上荡漾的油漆簇新的乌篷船。先见到的半新不旧的楼房,围在城

  • 春满桃花山

    农历三月二十是灵丘县一年一度的桃花节。恰逢星期天,我和朋友相约前往。车子行进在灵丘县城通往位于红石楞乡沙湖门村的盘山公路上。虽说是春天,但深山里春的脚步却走得慢了些,山草刚刚露出嫩芽儿,田野依旧是苍黄的山色。我们的心里暗自嘀咕,那儿的桃花果真开了嘛?不多时,车子忽然停下。睁眼向窗外望去。果然此处已春意盎然。山坳里,农家小院中的桃树花满枝头,沟梁上的野桃花此刻也竟相绽放。满山满坡的,像一片片烈火,象

  • 黄土根儿

    一一定是高过了黄土高原,黄土根儿,只有村庄里的炊烟和我的童年才能飘得上去。和乡亲们肤色一样的面容,让我一生亲近。玩伴登高,必攀黄土根儿。像骑在父亲的肩上,可以眺望的更远,童年的遐想,从这里开始。远山,一层高过一层,山巅之外,是飘着白云的蓝天,更远处的蓝天下面是哪里?大人们给了我一个含糊的让我没有任何记忆的答案。以至于后来,无论我在那里安家,墙上必挂各类地图,依稀辨认没有标记的家乡和家乡标志性的黄土

  • 虚构春天

    那天,我冒着寒风细雨,排了整整一上午的队,才进入招聘会的会场。会场零落中又有几分凌乱。一些单位招满后已经提前撤走了,剩下的几家招聘摊位,像汪洋中的孤岛,来求职的大学生们人浪一般,拥着它,挤着它,甚至是拍打着它,看上去,这孤岛都快碎了。学生们似乎什么也顾不上了,吵着,嚷着,然后,雪片一样地把简历投上去,他们希望能在最后时刻,得到一个工作机会。那天,我还是一无所获。从会场出来后,已是下午时分。雨后的城

  • 冬天的阳光

    冬天来了,阳光没有了夏天的酷热,也没有了秋天的干燥、白炽与热烈,我坐在城市边缘的一个阳台上。光芒温热而柔情,洒满了头发与衣裳。空气里到处是无边的温暖。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温暖了?没有冬天猎猎的风,没有那撕人心肺的寒冷,也没有那些不寒而栗的伤痛?阳光和煦而温馨,像一个充满了博爱的女人。楼前是一片稀疏的白桦林。挺拔的枝干穿过四层楼房的高度伸展到阳台的边缘。平直地望去,是一片黄叶斑斑的小树林,伟岸俊美的树干

  • 修伞之随想

    漫长的雨季中,仿佛中邪一样,我在不停地修伞。所谓修。其实也简单。无非是缝线,雨伞最常见的问题就是脱线。过去只有质量不好才这样,现在任何价位的伞用不了多久,都会犯错误一样耷拉下来脑袋。除了脱线,常遇到的毛病是铆钉坏了,简单的维修可以用回形针代替。虽然都是小窍门,但是转眼之间,一把看上去早该丢弃的破伞,经过修理又能使用,大家都觉得我很能干。其实只要有配件,什么样的伞都能修。这自然与我当过钳工有关,与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