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我们很近又很远

2018-06-23 00:19:09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那是在几年之前的一个夏天,我去故乡接我的母亲www.55555333.cc。天空中下着小雨,我扶着母亲登上从故乡的县城返回济南的列车。
  
  天气并没有因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减少它的闷热,尽管车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但车厢里到处都散发着汗臭的气味。我选择一个靠窗子的位置让母亲坐下,我坐在母亲身边。对面坐着一位戴眼镜的青年女子,还有两位民工模样的中年人。接着,在我的外面又坐了一位青年人,戴着眼镜,像个学生。
  
  火车启动了,有风夹着雨滴吹进来,车厢里顿时凉爽起来来自55555333.cc
  
  母亲极少外出,与这么几位陌生人这样近地坐在一起,我看得出她十分的尴尬与不适。她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终于憋不住了,问对面的女子:“闺女多大了,到哪里去?”一个老太太总不会让人产生敌意的。那女子嫣然一笑:“大娘,去济南。”母亲看了看我,说:“咱一路,这闺女说话多甜。”
  
  一时,我们这个窗口的气氛活跃起来。我邻近的青年与那女子攀谈,先自报家门,她是省内一家科研单位的,那女子又说起一个人,结果两人都认识,立时气氛更融洽了,互相介绍起自己的单位,女子是省一家医学院的,兰州大学毕业,是回老家金乡县探亲的tpc。母亲很自豪地向人自荐起做记者的儿子,立时引来了两位民工的话题。他们说起农村的收成,农民生活的不易和外出打工的艰难。我们的窗口成了一个小沙龙。对面窗口的4个人都全神贯注地把头伸向我们这个方向,两边的旅客走到这里也停下来不走了。后来,整个车厢都被我们感染了,大家发自内心地谈论着,谈着自己单位的人与事,谈自己家乡的风土民情,谈天气、谈收成,甚至谈论国际局势。先前只有我们一个窗口说笑的时候,大家都在听我们的5.5.5.5.5.3.3.3.c.c。现在,我细心地听着各个窗口的议论,品味着整个车厢的和乐气氛,愉快地笑了。
  
  这种氛围一直持续到济南。下车的时候,母亲还恋恋不舍地与同窗口的人告别,邀请人家到家中做客。
  
  这是一次极其特殊的旅行。我曾无数次坐这样的车厢去各地,但总是一言不发地看自己的书或独自眺望窗外的风景,极少与人谈论,更没有过一次这样和乐融洽的氛围。
  
  人与人很近,又很远推荐www.55555333.cc。每一个人都渴望了解,渴望沟通,厌恶孤独。一个陌生的环境,一句话使大家沟通了,消除了隔膜,有了一次愉悦的交谈,甚至因而结交了一个心灵的挚友。而我们天天生活的环境同样是这样,也许只要一句话就够了。其实,我们很近,只要一句话,我们又很远,没有一句话,如同咫尺天涯。

小编推荐:
>>> 悬崖勒马
>>> 你愿意做哪种女性
>>> 你为什么会买不需要的东西
>>> 人间永恒的承诺
>>> 火笼的记忆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风景哪里都有

    风景哪里都有,关键是要有一双眼睛去发现、去感悟。我发现一块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或者说让人游目骋怀的处所,它不在沈园,也不是兰亭,离上饶城区不远,形象地描述,是上饶城信江、丰溪三江交汇处的浓缩版。感谢在聊天中,偶尔听上饶县的一位朋友说起,在罗桥办事处塘溪村有一座古桥和一个戏台,离上饶市区也就20来分钟的路程,邀上吴植辉,乘着春光我们出发了。罗桥办的郑主任热心地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陪同我们寻找风景。虽然

  • 等待花开的孩子

    总以为《小意达的花》是安徒生最悲哀的童话,远胜于那寂寞的《小人鱼》。每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都看过安徒生童话,都曾为此沉迷,陶醉于棉花糖一样甜美柔软的梦境里。每个男孩子,会希望自己是那个勇敢坚定的锡兵,虽然只有一条腿,依然为爱执著,坚定不移;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是那片深蓝色大海里美丽善良却寂寞忧伤的人鱼公主,为爱放弃整个海洋,最终得到一个不灭的灵魂。只是我,从始至终都只想做小意达窗前那朵肆意绽放、

  • 一只乌鸦叫恺撒

    一只小乌鸦从巢里掉到地上,拍打着翅膀,在马路中央挣扎。它随时有可能被来往的车辆碾死,或者被猫儿当成猎物。于是我把它捡起来带回了家。它的情况很不好,喙上有多处破损,脑袋耷拉着,看样子活不了多久了。但是我和爷爷精心照料,医治它的伤,定时喂它食物,终于它康复了。我们还它自由,将它放飞。可是它不愿意离开我家。我的家人甚至我家的宠物用尽种种办法,都没能将它轰走。我们放弃了努力,默许它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我

  • 35故事在世

    好像是朱光潜先生说过:以出世的态度做人,以人世的态度做事。我很信服这话,以为朱先生是用极简单的语言,说出了35故事复杂的道理。35故事一世,如草生一秋,是匆匆而麻烦的短暂。所有的人,上自帝王显贵,下至黎民苍生,都是这个匆匆舞台的演员和看客。常言浮生若梦,过去把这话是当做消极的思想来批判的,其实,谁都明白,35故事到底是一出悲剧。无论是天才还是愚钝,到头来都摆脱不了一个毫无二致的结局。有了这样的洞察

  • 永远闪耀着爱和希望的小桔灯

    冰心,一个贯穿20世纪中国文坛的名字,一位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一同行走过风雨百年的优秀作家。我记忆中的冰心先生,年近百岁,仍然怀着一颗童心。她明澄的目光、慈祥的面容、亲切的态度让人感受到的总是暖意和安稳。她是海的女儿,总是无私地将自己的爱与热情奉献给所有人,她的爱就像大海一般既浩荡、宽厚、广博,又热切、柔润、慈悲。冰心是我国20世纪杰出的文学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在她长达80年的创作生涯里

  • 风景只在想象中

    多年来一直想去绍兴,一直没有去成。绍兴,只在想象中。想去绍兴,主要想看百草园、三味书屋和沈园。前者和鲁迅连在一起,后者和陆游连在一起。可以说,一个是文学的象征,一个则是爱情的象征。一个矮个子的鲁迅,是一座翻越不过去的文学大山。一曲柔肠寸断《钗头凤》,唱碎了几代人对爱情的无奈和惆怅。真的来到了绍兴,细雨刚刚湿润了绍兴的街头整齐化一的柳梢,和小河上荡漾的油漆簇新的乌篷船。先见到的半新不旧的楼房,围在城

  • 春满桃花山

    农历三月二十是灵丘县一年一度的桃花节。恰逢星期天,我和朋友相约前往。车子行进在灵丘县城通往位于红石楞乡沙湖门村的盘山公路上。虽说是春天,但深山里春的脚步却走得慢了些,山草刚刚露出嫩芽儿,田野依旧是苍黄的山色。我们的心里暗自嘀咕,那儿的桃花果真开了嘛?不多时,车子忽然停下。睁眼向窗外望去。果然此处已春意盎然。山坳里,农家小院中的桃树花满枝头,沟梁上的野桃花此刻也竟相绽放。满山满坡的,像一片片烈火,象

  • 黄土根儿

    一一定是高过了黄土高原,黄土根儿,只有村庄里的炊烟和我的童年才能飘得上去。和乡亲们肤色一样的面容,让我一生亲近。玩伴登高,必攀黄土根儿。像骑在父亲的肩上,可以眺望的更远,童年的遐想,从这里开始。远山,一层高过一层,山巅之外,是飘着白云的蓝天,更远处的蓝天下面是哪里?大人们给了我一个含糊的让我没有任何记忆的答案。以至于后来,无论我在那里安家,墙上必挂各类地图,依稀辨认没有标记的家乡和家乡标志性的黄土

  • 虚构春天

    那天,我冒着寒风细雨,排了整整一上午的队,才进入招聘会的会场。会场零落中又有几分凌乱。一些单位招满后已经提前撤走了,剩下的几家招聘摊位,像汪洋中的孤岛,来求职的大学生们人浪一般,拥着它,挤着它,甚至是拍打着它,看上去,这孤岛都快碎了。学生们似乎什么也顾不上了,吵着,嚷着,然后,雪片一样地把简历投上去,他们希望能在最后时刻,得到一个工作机会。那天,我还是一无所获。从会场出来后,已是下午时分。雨后的城

  • 冬天的阳光

    冬天来了,阳光没有了夏天的酷热,也没有了秋天的干燥、白炽与热烈,我坐在城市边缘的一个阳台上。光芒温热而柔情,洒满了头发与衣裳。空气里到处是无边的温暖。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温暖了?没有冬天猎猎的风,没有那撕人心肺的寒冷,也没有那些不寒而栗的伤痛?阳光和煦而温馨,像一个充满了博爱的女人。楼前是一片稀疏的白桦林。挺拔的枝干穿过四层楼房的高度伸展到阳台的边缘。平直地望去,是一片黄叶斑斑的小树林,伟岸俊美的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