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被钱毁掉的动力

2018-06-24 00:10:36 来源:兴仔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几个月以前,我的一位朋友从法兰克福搬到了苏黎世55555333.cc。因为我经常去苏黎世,所以我提出帮他把不容易搬运的物品——祖传的口吹玻璃和古籍运到苏黎世。我知道他有多珍视这些物品,如果搬家公司没有像对待生鸡蛋那样对待这些贵重物品,他一定会很生气。两周之后,我收到他的来信,在信里他向我表示了感谢,信里还夹着一张50瑞士法郎的钞票。
  
  瑞士政府一直在寻找放射性废弃物的最终填埋场所,人们考虑了各种深层埋放的地点,其中有瑞士中部的沃芬施森。苏黎世大学的经济学家布鲁诺·弗雷和其他研究者对当地居民做了调查,询问他们是否同意在当地建立一个深层填埋场所。505_5_5_5_5_3_3_3_c_c。8%的被调查者表示同意,而且理由各不相同:民族自豪感、公平、社会义务、就业前景等等。然后研究者们又进行了第二次调查,这一次他们提供给该地区居民每人5000瑞士法郎,作为同意建立深层填埋区的补偿——钱当然来自瑞士政府的税收收入。这次调查的结果如何呢?有一半的被调查者表示不同意,只有24。6%的人同意建立深层填埋场所。
  
  还有一个幼儿园的例子。全世界所有的幼儿园都得面对同一个问题:就是那些在幼儿园放学之后才来接孩子的家长5~5~5~5~5~3~3~3~c~c。幼儿园园长除了等待,别无他法,她(或他)不能把孩子扔进出租车里了事,因此许多幼儿园都向晚接孩子的家长收取费用。有调查显示,晚来接孩子的家长数量并未因此减少,反而增加了。
  
  以上这3个例子表明,钱不但没有起到激励的作用,反而起了相反的作用。我的朋友给我50瑞士法郎,贬低了我提供的帮助,也侮辱了我们的友谊;幼儿园向晚接孩子的家长收取费用,使家长和幼儿园之间从之前人性化的关系变成了金钱关系,晚来接孩子也变得理所当然——只要为此付钱即可。而为放射物深埋场所附近的居民提供补偿,会被人理解成贿赂,至少是减轻了居民为社会公益做贡献的意愿。科学上称这种现象为“激励排挤效应”来源55555333.cc。当人们不是为了挣钱去做一件事时,付钱给他们会破坏其做事的意愿,换句话说,就是金钱上的激励会排挤掉非金钱意义上的动力。
  
  假設你领导着一个非营利性的企业,你支付给员工的薪水是低于社会平均收入水平的,尽管如此,你的员工仍在充满动力地工作,因为他们相信这是自己的使命。如果这时你引入一套奖励机制——比如在获得的捐赠中提取一定的比例加到员工的工资中,那么就会出现激励排挤效应:你的员工将对与奖金无关的内容不再感兴趣。无论是对公司的名誉还是公司的理念,你的员工都将不再关心。
  
  但如果你领导的企业没有这种会被排挤的自身动力,那发奖金就不是问题。你什么时候见过为激情而工作并且相信这是自身使命的规划咨询师、保险代理人或会计师?他们首先就不是为了激情而工作,所以说奖金在这些行业是能起到作用的来自55555333.cc。相反,如果你刚刚成立公司,正在招兵买马,那么你最好先将你的公司赋予一定的意义,而不必急着发奖金。
  
  你如果有孩子,那么我还有一个建议。经验表明,年轻人往往是不容易被收买的。假如你想让你的孩子完成学校作业、练习乐器或修理草坪,不要用金钱来作奖励。你应该每周给孩子一定的零花钱,否则孩子们很快就会因为没有金钱的奖励而选择上床睡觉。

编辑推荐:
>>> 秃鹫、蝙蝠和大黄蜂
>>> 偏见这样产生
>>> 危险的漩涡
>>> 学会抓猴子再去炒股票
>>> 顾城一辈子为了钱犯愁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兴仔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往后靠的巫师

    圣地亚哥有位教长一心想学巫术。他听说托莱多的堂伊兰在这方面比谁都精通,便去托莱多求教。他一到托莱多就直接去堂伊兰家,堂伊兰正在一间僻静的屋子里看书。堂伊兰殷勤地接待了他,请他先吃饭,然后再说他来访的目的。饭后,教长说明来意,请他指教巫术。堂伊兰说自己已经看出他的身份是教长,但自己是有地位和远大前程的人,担心教了他后,他会过河拆桥。教长向他保证,绝不会忘掉他的好处,以后随时愿意为他效力。堂伊兰相信了

  • 风景哪里都有

    风景哪里都有,关键是要有一双眼睛去发现、去感悟。我发现一块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或者说让人游目骋怀的处所,它不在沈园,也不是兰亭,离上饶城区不远,形象地描述,是上饶城信江、丰溪三江交汇处的浓缩版。感谢在聊天中,偶尔听上饶县的一位朋友说起,在罗桥办事处塘溪村有一座古桥和一个戏台,离上饶市区也就20来分钟的路程,邀上吴植辉,乘着春光我们出发了。罗桥办的郑主任热心地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陪同我们寻找风景。虽然

  • 等待花开的孩子

    总以为《小意达的花》是安徒生最悲哀的童话,远胜于那寂寞的《小人鱼》。每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都看过安徒生童话,都曾为此沉迷,陶醉于棉花糖一样甜美柔软的梦境里。每个男孩子,会希望自己是那个勇敢坚定的锡兵,虽然只有一条腿,依然为爱执著,坚定不移;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是那片深蓝色大海里美丽善良却寂寞忧伤的人鱼公主,为爱放弃整个海洋,最终得到一个不灭的灵魂。只是我,从始至终都只想做小意达窗前那朵肆意绽放、

  • 一只乌鸦叫恺撒

    一只小乌鸦从巢里掉到地上,拍打着翅膀,在马路中央挣扎。它随时有可能被来往的车辆碾死,或者被猫儿当成猎物。于是我把它捡起来带回了家。它的情况很不好,喙上有多处破损,脑袋耷拉着,看样子活不了多久了。但是我和爷爷精心照料,医治它的伤,定时喂它食物,终于它康复了。我们还它自由,将它放飞。可是它不愿意离开我家。我的家人甚至我家的宠物用尽种种办法,都没能将它轰走。我们放弃了努力,默许它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我

  • 35故事在世

    好像是朱光潜先生说过:以出世的态度做人,以人世的态度做事。我很信服这话,以为朱先生是用极简单的语言,说出了35故事复杂的道理。35故事一世,如草生一秋,是匆匆而麻烦的短暂。所有的人,上自帝王显贵,下至黎民苍生,都是这个匆匆舞台的演员和看客。常言浮生若梦,过去把这话是当做消极的思想来批判的,其实,谁都明白,35故事到底是一出悲剧。无论是天才还是愚钝,到头来都摆脱不了一个毫无二致的结局。有了这样的洞察

  • 永远闪耀着爱和希望的小桔灯

    冰心,一个贯穿20世纪中国文坛的名字,一位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一同行走过风雨百年的优秀作家。我记忆中的冰心先生,年近百岁,仍然怀着一颗童心。她明澄的目光、慈祥的面容、亲切的态度让人感受到的总是暖意和安稳。她是海的女儿,总是无私地将自己的爱与热情奉献给所有人,她的爱就像大海一般既浩荡、宽厚、广博,又热切、柔润、慈悲。冰心是我国20世纪杰出的文学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在她长达80年的创作生涯里

  • 风景只在想象中

    多年来一直想去绍兴,一直没有去成。绍兴,只在想象中。想去绍兴,主要想看百草园、三味书屋和沈园。前者和鲁迅连在一起,后者和陆游连在一起。可以说,一个是文学的象征,一个则是爱情的象征。一个矮个子的鲁迅,是一座翻越不过去的文学大山。一曲柔肠寸断《钗头凤》,唱碎了几代人对爱情的无奈和惆怅。真的来到了绍兴,细雨刚刚湿润了绍兴的街头整齐化一的柳梢,和小河上荡漾的油漆簇新的乌篷船。先见到的半新不旧的楼房,围在城

  • 春满桃花山

    农历三月二十是灵丘县一年一度的桃花节。恰逢星期天,我和朋友相约前往。车子行进在灵丘县城通往位于红石楞乡沙湖门村的盘山公路上。虽说是春天,但深山里春的脚步却走得慢了些,山草刚刚露出嫩芽儿,田野依旧是苍黄的山色。我们的心里暗自嘀咕,那儿的桃花果真开了嘛?不多时,车子忽然停下。睁眼向窗外望去。果然此处已春意盎然。山坳里,农家小院中的桃树花满枝头,沟梁上的野桃花此刻也竟相绽放。满山满坡的,像一片片烈火,象

  • 黄土根儿

    一一定是高过了黄土高原,黄土根儿,只有村庄里的炊烟和我的童年才能飘得上去。和乡亲们肤色一样的面容,让我一生亲近。玩伴登高,必攀黄土根儿。像骑在父亲的肩上,可以眺望的更远,童年的遐想,从这里开始。远山,一层高过一层,山巅之外,是飘着白云的蓝天,更远处的蓝天下面是哪里?大人们给了我一个含糊的让我没有任何记忆的答案。以至于后来,无论我在那里安家,墙上必挂各类地图,依稀辨认没有标记的家乡和家乡标志性的黄土

  • 虚构春天

    那天,我冒着寒风细雨,排了整整一上午的队,才进入招聘会的会场。会场零落中又有几分凌乱。一些单位招满后已经提前撤走了,剩下的几家招聘摊位,像汪洋中的孤岛,来求职的大学生们人浪一般,拥着它,挤着它,甚至是拍打着它,看上去,这孤岛都快碎了。学生们似乎什么也顾不上了,吵着,嚷着,然后,雪片一样地把简历投上去,他们希望能在最后时刻,得到一个工作机会。那天,我还是一无所获。从会场出来后,已是下午时分。雨后的城